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撤離

    當然,慕容復這一掌還要不了火工頭陀的性命,只不過暫時讓他失去戰力罷了。

    解決了火工頭陀,他身形一轉,來到周芷若的戰場,但見漫天劍氣,將方圓丈許空間籠罩住,無數劍影蜂擁匯聚,正不斷壓縮百隕道人的活動空間。

    不過別看周芷若大佔上風,好像下一刻就能取百隕道人的性命,實際上這老家伙一身玄冥神掌功力可不是吃素的,那些劍影只要一靠近他周身數尺,速度大幅漸緩,進而凝滯、消散,仿佛那小片虛空已被凍住。

    他明顯在故意示弱,只等周芷若按捺不住欺身上前,便會全力出手反擊。

    慕容復看了兩眼後,嘴角微帶冷嘲,一步上前來到周芷若身後,一手攬著她的縴腰,一手抓住她握著倚天劍的手。

    周芷若大驚失色,不過耳邊很快響起慕容復的聲音,她才放松下來。

    “芷若,我現在傳你一式絕招,叫做千劍縱橫勢,看好了,運氣的法門就在……”慕容復一邊說著,一邊抓著她細嫩的小手,凌空劃了兩下,登時,千百道劍光縱橫交織而出。

    百隕道人見此面色大變,再也不敢有所保留,玄冥神掌催動到極致,渾身青黑光芒閃爍,雙手翻飛,無數掌影凝聚,周圍溫度驟然降到了冰點。

    慕容復冷笑一聲,拉著周芷若的手將千劍縱橫勢一斬到底。

    只听嗤嗤嗤一陣疾響,百隕道人的玄冥神掌掌力頃刻間七零八落,碎裂消散,千百道劍光猛然一顫,合成一道,一斬而下。

    百隕道人嚇得亡魂皆冒,毫不猶豫的翻身就跑,即便他反應、速度已經足夠快,背部仍然被劍光劃到,留下幾道長長的口子。

    “哈哈,芷若真厲害,連百隕道人都差點死在你手上。”慕容復略帶調笑的說了一句。

    周芷若扭頭白了他一眼,“這劍招雖然精妙,但如果沒有你的功力,我根本不可能傷他。”

    說著就要動身去追百隕道人,卻被慕容復攔了下來,她疑惑的看著他。

    慕容復微微搖頭,“殺他有的是機會,當務之急還是盡快救出被困的弟子,逃離戰場,這些可都是你們峨眉的精銳,你要是敗光了,白眉老頭肯定不會放過你。”

    周芷若一想也是,吐了吐香舌,“白眉爺爺才不會呢,這次如果不是他,我都不會帶這麼多弟子出來。”

    慕容復聞言臉上閃過一絲錯愕,看樣子這丫頭跟白眉的關系混得不錯啊,爺爺都叫上來了。

    不過這是好事,他也沒多想,“好了,快去吧,能救一個是一個,盡快與郭靖他們匯合,我會給你們斷後。”

    周芷若臉上閃過一絲不舍,“那你小心點。”

    周芷若走後,慕容復放眼四望,有了各派掌門的協助,弟子們很快聚攏在一起,且戰且退,往北面突圍,雖然仍有不少神出鬼沒的影狼軍,卻再也無法造成多大傷亡,一不小心還會把自己賠進去。

    影狼軍的缺點就是這樣,若眾弟子各自為戰,恐怕沒人能夠抵擋他們的襲殺,可若聚攏在一起,擺開陣勢,影狼軍便很難得手。

    慕容復看得大搖其頭,將影狼軍這麼好的殺手組織放入戰場,也不知是哪個“天才”想出來的主意。

    他卻是忘了,如果不是因為他出手搗亂,今晚絕大部分武林人士都會死在影狼軍手中,畢竟亂戰之中,蒙古士兵完全可以作為掩體,又是黑夜,光線昏暗,影狼軍簡直如魚得水。

    時間過去約莫一刻鐘,各派弟子大部分都聚攏到一起,至于那些分散得太遠,或是深陷重圍的,只能忍痛舍棄了,郭靖正率領眾人往北面突圍,這個方向出去就是大山,兵力最為薄弱,沒有蒙古高手的阻攔,突圍不是什麼難事。

    而蒙古大軍到了現在,已被殺得膽寒,沒了先前的銳氣,只敢遠遠的圍著,不敢上前,倒是那些後來加入的蒙古高手,正四處捕殺落單的各派弟子。

    慕容復隨手料理了兩個藍衣人,黃蓉這時跑了過來,“喂,你還不走?”

    慕容復扭頭看向盆地中央,那里是林朝英和八思巴的戰場,此時二人爭斗進入白熱化,方圓數丈範圍充斥著白光與金光,涇渭分明的分成兩半。

    “這位‘前輩’是誰,一身九陰真經出神入化!”黃蓉順著他的目光一看,不禁驚嘆道。

    在她想來,這女子身兼九陰真經,一頭白發,很可能是當年跟在慕容復身邊那個患有六陰絕脈的小姑娘,可這未免太過聳人听聞了些,而且容貌氣質也不大相像,所有有些不大確定的叫了聲“前輩”。

    慕容復笑了笑,“她叫林朝英,不知道你听說過沒有。”

    “林朝英?”黃蓉臉上閃過一絲茫然,這個名字似乎在哪听過,卻想不起來,隨後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倒是做的好人情,沒經過我同意就隨隨便便將九陰真經傳出去,也不怕天打雷劈。”

    確定了林朝英不是當年的慕容雪,她很快就先入為主的覺得對方的九陰真經是慕容復所傳。

    “你這可是冤枉我了,人家的九陰真經可比你們的正宗得多,難道你沒有發現,她的功力比你和郭大俠純正得多?”慕容復苦笑一聲,略微點了一句,話鋒一轉,“好了,想知道她的來歷,此戰過後你自己去打听,現在還是先離開這里吧。”

    黃蓉自不是真個跟他計較,聞言看了場中一眼,“可林前輩她……”

    “你先走,我去分開他們,隨後就到。”慕容復說了一句,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黃蓉臉上憂色一閃而過,無奈這些人的戰斗她根本插不上手,只得先去與郭靖匯合。

    此時林朝英與八思巴都將功力催動到極致,使盡渾身解數,卻始終拿不下對方。

    林朝英倒是沒什麼,可八思巴卻很急,他能感覺到,原本是他們甕中捉鱉的一場好戲,已經變成了送羊入虎口,今晚蒙古大軍死傷很重,不出意料的話,前軍傷亡還會更大,再拖下去,只怕要潰敗了。

    終于,八思巴忍不住了,開口說道,“閣下,你我想分出勝負,短時間內怕是不可能,不如就此罷手,你我坐視旁觀,誰也不動手,如何?”

    “不如何!”林朝英自不難看破他的心思,冷笑道,“現在局勢已經明朗,老身只要拖住你,優勢在我,換做是你,你會罷手麼?”

    八思巴聞言微怒,“是麼?本座觀你真元外溢,生氣蓬勃,應該快要天人化生了吧,難道你就不怕不小心受了傷,生機流逝,這輩子再也沒機會突破?”

    林朝英默然,對方這句話可謂一下戳到她的軟肋,如果再拼下去,別說受傷,就是真元耗損過劇,傷及元氣,也會大大降低她進階化生的可能。

    但如果不拖住這個大喇嘛,便會讓眾多武林同道陷入危難之中,畢竟對方即便不動手,也可以指揮蒙古大軍和蒙古高手應敵,四派弟子想要逃走就更難了,這時候她不禁想起了慕容復,“唉,那臭小子到底在搞什麼……”

    就在她猶豫走神的一瞬間,八思巴雙手變幻,嘴巴極速開闔,發出一個怪異的音節,頃刻間,風雲涌動,氣浪翻滾,一只金光閃閃的擎天大手印凝聚出來,並以迅雷掩耳之速一拍而下。

    林朝英回過神來,下意識的想要抽身閃躲,卻發現左近空間近乎凝滯,身形晦澀,行動不靈。

    無奈之下,她只得揚起手中長劍,刷刷刷一連幾劍刺在虛空中,她了解過密宗大手印,有鎖勢定氣之能,手印一出,就等若封鎖了這片空間,想破大手印,就必須先擊破對方的氣機節點,她這幾劍正是大手印的氣點所在。

    但八思巴的大手印豈同等閑,即便破開了氣機節點,可空間的封鎖仍然沒有破開。

    林朝英很快就發現這個問題,已顧不得驚訝,眼見手印越來越近,她一咬牙,就要使出一招近乎同歸于盡的招數,卻在這時,身前白影一閃,忽然多出一人,但見他揚起一根中指,隨手輕輕一劃,滋啦一聲,仿佛空間被戳破,大手印頃刻一分兩半。

    “你……你……”八思巴臉上還是頭一次出現一種叫做驚駭的神色,他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這個白須白眉的老頭,你了數次也沒你出個什麼來。

    慕容復微微一笑,“你這小喇嘛倒有幾分功力,可惜‘大手印’不到家,還是回去多練兩年吧。”

    林朝英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人家這大手印已經是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只不過猝不及防之下被他鑽了個空子而已,更何況她剛才沒有看錯的話,他手指上可是纏了一根透明絲線的,明顯就是仗了絲線之利,偏偏要貶低人家功夫修煉不到家,真真無恥之尤。

    八思巴驚得半晌合不攏嘴,終于勉強緩過神來,居然躬身行了一禮,“多謝前輩教誨,不知前輩尊姓大名?”

    慕容復捋了捋長須,“小友不必客氣,老夫無名,來自天外天洞外洞,嗯,做你的前輩倒也綽綽有余。”

    “無名?天外天洞外洞?”八思巴如同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正想多問幾句,慕容復一擺手,“好了,等下次有機會,老夫再好好教誨教誨你,今晚就此別過,不送。”

    說完拉起林朝英轉身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