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2章 入至強者遺跡

    同為重量級神尊級勢力,一元神教自然不會懼怕萬法學宮。

    但,如果其中一方不佔理,對對方做了越線的事情,卻又是需要作出表態,以熄滅對方的怒火。

    畢竟,自己不佔理。

    若是不表態,那是不是在暗示對方,你也可以對我一元神教的人出手

    如若真如此,那就真的亂套了。

    一元神教雖然不怕事,更經常主動搞事,但卻不代表它願意和萬法學宮為敵。

    萬法學宮,在重量級神尊級勢力中,一直都是比較特殊的存在,甚至有很多人懷疑,其背後應該有至強者在庇護。

    之所以會這樣的懷疑,是因為,在玄罡之地的歷史上,有那麼兩次,萬法學宮和巨頭神尊級勢力對上,但最後卻安然無恙。

    據說,那兩次,巨頭神尊級背後的至強者都現身了。

    在這種情況下,萬法學宮仍然安然無恙,是至強者手下留情嗎

    如果只是一次,或許是如此。

    可兩次都這樣,卻又是有些耐人尋味了。

    正因如此,萬法學宮在玄罡之地的地位,一直很特殊微妙,雖只是身為重量級神尊級勢力,但其它重量級神尊級勢力卻也是不敢將它當成一般重量級神尊級勢力看待。

    “慢慢等吧我這法則分身,平時也用不上,待在哪里也是待。”

    “最近這段時間,你也別懈怠了修煉至強者遺跡之行,雖不能說是你修為越高,得的好處越大,但實力強點只有好處,沒壞處。”

    “你本身就掌握了掌控之道,在那里面,掌控之道應該能更進一步至于時間法則,便隨緣吧。畢竟,你擅長的是空間法則。”

    寂滅天天帝宮內,楊玉辰對段凌天說道。

    當然,在這里的他們,都只是法則分身。

    他們的本尊,都在玄罡之地萬法學宮。

    現在的楊玉辰,卻又是並不知道,段凌天雖然最擅長的是空間法則,但在時間法則上的造詣卻也是不敵。

    因為,他的師尊風輕揚昔日得到的至強者傳承,那個留下傳承的至強者,便是一位擅長時間法則的強者

    當時,段凌天還在那位至強者留下來的類似法則密室的地方待了一段時間,不只領悟了時間法則,而且造詣也不低。

    “三師兄,我明白。”

    “接下來,我會靜心修煉,直到你叫我前往至強者遺跡。”

    段凌天自然也知道,現在他再急也沒用,那一元神教的人到現在還沒再次上門,十之八九短時間內是不會來了。

    與其多花費心思在這上面,倒不如靜心修煉。

    而且,有楊玉辰在,也沒什麼可擔心的。

    “終究還是求到了三師兄的身上”

    段凌天心中暗自嘆息一聲。

    事實上,在離開純陽宗之前,他就已經做好了防著一元神教的準備,但千防萬防,卻都沒想到,一元神教的人會那麼沒有下限,在和他扯得上關系的人躲起來以後,還對那些人的同門同族之人動手。

    直接滅人滿門

    “一元神教這筆賬,我遲早要和你們清算。”

    這一刻,段凌天,又多了一個迫切想要完成的目標。

    昔日,他最大的目標,也就是找到妻子可兒,和可兒團聚,將可兒帶離神遺之地,一家團聚而已。

    寂滅天天帝宮,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時間,風平浪靜,再無人來惹事。

    而段凌天,在又修煉了一段時間後,終于是被回到內宮一脈的三師兄楊玉辰給驚醒,“小師弟,那至強者遺跡,可以進去了。”

    “至強者遺跡”

    事實上,近段時間以來,段凌天還是沒怎麼修煉,不是說他不努力,而是他心有雜念,沒辦法完全靜下心來修煉。

    畢竟,這一次他遇到的不是一般的事情,很多生命,都因為他而間接凋零。

    當然,最重要的是

    他什麼都做不了。

    明知道是一元神教做的,卻無可奈何。

    “這口氣不出,我恐怕都無法完全靜下心來修煉。”

    段凌天心中暗嘆。

    深吸一口氣,段凌天才走出房門,和等在外面的楊玉辰會合,“三師兄,那至強者遺跡,在什麼地方”

    “就在萬法學宮之內。”

    楊玉辰笑了笑,說道“準確的說,就在我們內宮一脈所在的這個獨立位面的旁邊,是另外一個獨立的位面說起來,我們這個獨立位面,是跟那個獨立位面連接著的,不過想要在不破壞這個位面的情況下進入那里,卻又是極難。”

    “所以,一般都是在外面進去。”

    楊玉辰這麼一說,段凌天心中難免震驚,那至強者遺跡,就在隔壁

    “三師兄,你是來帶小師弟出去玩的嗎”

    不知何時,一道少女的身影,宛如鬼魅般出現在段凌天和楊玉辰的煙掐,雀躍的看著楊玉辰問道。

    來人,正是段凌天的四師姐,狼春媛。

    “不是。”

    看到狼春媛,楊玉辰不自然的笑了笑,“我這次來,是準備帶小師弟前往至強者遺跡。”

    “我說師妹你平時還是老老實實待在房間里修煉吧要不然,就在這田園中參悟掌控之道和時間法則。雖然你現在不能再進至強者遺跡,但因為這里毗鄰至強者遺跡,還是能得到不少好處的。”

    楊玉辰說到這里,又看向段凌天,“你小師弟才多大,都已經掌握了掌控之道而你,連雛形都沒掌握。”

    “作為師姐,你不覺得害臊”

    楊玉辰笑道。

    而狼春媛听到楊玉辰的話,頓時就愣住了,隨即瞪大雙眼看向段凌天,“小師弟,已經掌握了掌控之道”

    “真的假的”

    “三師兄,你沒騙我吧”

    “掌控之道,很難掌握的”

    狼春媛的語氣中,充滿了質疑,“不對小師弟,我比較相信你。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掌握了掌控之道三師兄的話,我不信”

    在楊玉辰面露無奈之色的同時,段凌天微笑著看向狼春媛,“四師姐,掌控之道也是我偶然間掌握,比你早領悟,也說明不了什麼。”

    听到段凌天這話,狼春媛也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一時目光閃爍,半晌沒有開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陣,她才不斷喃喃低語,“我不能連小師弟都不如作為師姐,應該做小師弟的榜樣”

    “三師兄,小師弟,我修煉去了”

    “不掌握掌控之道的雛形,我不出關了”

    狼春媛來去如風,轉眼又消失在段凌天的眼前,小孩子心性盡顯。

    而對此,楊玉辰早就習慣了。

    至于段凌天,也就開始不太習慣,現在已經逐步習慣了。

    “小師弟。”

    突然,似是察覺到了什麼,楊玉辰看了段凌天一眼,“怎麼感覺你的氣息有些躁動是修煉不順利”

    作為神尊強者,哪怕沒有特意去探查段凌天,段凌天身上氣息不經意間的躁動,楊玉辰還是可以清晰的察覺到。

    “心有怨氣無從化解。”

    見楊玉辰看出來了,段凌天自然也就沒有隱瞞,苦笑說道“也幸好我的千年天劫還早要不然,恐怕也會受到心魔影響。”

    “就算能渡過,怕也是要受點傷。”

    段凌天現在渡劫,難度並不高,甚至可以說隨手可以擊碎天劫,渡過天劫但,如果心魔來臨,原本應該毫發無傷的他,多少還是會受點傷。

    “因為下層次位面的事情”

    楊玉辰微微皺眉,“其實,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事情發生了便發生了這件事情,終有水落石出的那一日。”

    “到了那時,師兄給你討回公道”

    楊玉辰說到後來,眼中也適時的閃過一抹懾人的冷光,“到了那時,師兄我若沒那個能力,便找宮主宮主要是還不行,便將大師姐和二師兄找回來”

    楊玉辰此話一出,段凌天心中感動之余,也是一陣震蕩。

    听這位三師兄所言

    那未曾謀面的大師姐、二師兄,就算實力沒超過宮主,恐怕也不弱,至少不會比這位三師兄弱。

    “三師兄,大師姐和二師兄,也是中位神尊”

    段凌天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忍不住問道。

    “二師兄是中位神尊。”

    楊玉辰說道“至于大師姐我也不敢肯定,她現在突破了沒有。正常來說,應該是突破了。”

    “不過,也不一定。”

    “上位神尊之境,沒那麼簡單。”

    “總而言之,你只要記住,你是萬法學宮內宮一脈之人就行了內宮一脈,沒那麼好欺負”

    “想欺負我們內宮一脈巨頭神尊級勢力也不行,更別說是小小的一元神教”

    說到後來,楊玉辰的眼中,再次閃過一抹寒光。

    這一刻,段凌天對內宮一脈,又有了新的認識。

    同時也覺得,自己入萬法學宮內宮一脈,應該是最明智的決定

    “走吧。”

    楊玉辰帶上段凌天,離開了內宮一脈所在的獨立位面,然後就在旁邊不遠處的虛空,再次打出一連串更加復雜的手印。

    片刻之後,一個不斷旋轉的敞開的空間黑洞,適時的出現在段凌天的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