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掌家醫女︰山里漢,別太寵思兔_ 138結局 木子書屋

138結局

    “事到如今,你還想狡辯。你當皇宮里的侍衛都是擺設?可以隨意潛入進來偷走你的玉佩?”夏珂質問道︰“你殺了人,還一副問心無愧的樣子,不覺得死者很無辜嗎?”

    面對夏珂的質問,趙音音咬著唇瓣,可憐兮兮的模樣,真是我見猶憐。可惜,夏珂又不是聖母,沒那麼容易原諒別人,同樣都是人命一條,既然殺了人就得抵命,沒什麼可說的。

    “父皇,我沒有,我真的沒有,你要相信我。”趙音音百口莫辯,證據都在皇上手上,而且皇後還在殿外等著,人證物證都都已齊全,還怎麼脫身?

    “相信你?你讓朕如何相信你?”皇上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面對這件事情,雖然是皇上,掌握人的生死大權,連他殺人都還要一個理由,自己養出來的女兒,居然理由都不給一個,直接開殺!

    “朕答應過珂兒,一定要揪住害夏家滅亡的凶手,卻不曾想到凶手居然就在朕的眼皮底下,真是朕的好女兒,好皇後。”他看向公公,“讓皇後進來。”

    “宣皇後覲見。”公公揚聲喊。

    御書房門打開,皇後雖然已經猜測到了什麼事情,可還是揚起了頭顱,高高在上。她斜了一眼書房里的其他人,面向皇上福禮道︰“臣妾見過皇上。”

    皇上惱怒,直接走下去,拿著信問︰“這可是你寫的?”

    皇後凝眉,視線落在那封信上,伸出縴縴玉手拿捏住,緩慢的打開,看到上面的字跡眉梢跳動了下,驚了面色,可她掩飾的很好。

    “臣妾以為皇上急匆匆的找我來為了別的其實,這信,這筆記,難道就沒有人模仿我的字跡威脅我?”

    皇上轉身看向王守成,他听了皇後的話,焦急道︰“皇後娘娘,是您親自拿給臣的。”

    皇後甩袖轉身,盯著他道︰“是嗎,我這月一直都沒出宮門,怎麼可能給你送信?皇上,他誣賴臣妾。”她看向皇上。

    “皇上,臣就知道皇後娘娘不承認,所有臣才拿了娘娘的耳環,請皇上相信臣。”

    皇後一听下意識的撫摸著耳朵,她確實丟了一直耳環,還以為自己掉在路上,沒下過道不偏不倚掉在了王守成府上,也難過他會如此理直氣壯的來皇宮。

    皇上看到皇後的表情就明白了,他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到寶座上,重重的坐下來後看著她們母女,“你們還有什麼話好說?”

    趙音音抽泣道︰“兒臣是被冤枉的。兒臣沒有殺夏家人,兒臣去的時候,夏家已經滅亡了。父皇,兒臣承認自己確實有想殺了夏家人的心,但是兒臣去的時候夏家真的被滅亡了。”

    “你說謊。”村長夫人道︰“那日我夫君就是看到你在夏家門前站著,怕引火上身就沒去揭穿你,可你走後沒多久,又返回了夏家,是找玉佩對吧?卻撞見了我夫君,就下手殺了他。”

    “人是我殺的,但是火不是我放的。”趙音音看向夏珂,“我是被冤枉的。”

    “你承認人是你殺的?”夏珂跪下來,喊道︰“父皇,村長大伯和夏家關系密切,更何況他有不認識公主,沒有理由去誣賴,肯定是當是給看到了音音做了什麼事情,想去告發,才被她滅口。”

    “父皇……”趙音音喊。

    “夠了,朕不想听你們狡辯了。既然你已經承認人是你殺的,就算你是朕的女兒,朕也不會心慈手軟。”皇上紅著眼楮喊道︰“來人。”

    “父皇,都是她,都是她陷害我和母後。”趙音音怒指著夏珂,可御書房里進來了很多侍衛,等著皇上下旨。

    皇上深吸一口氣,“把她壓入大牢,听候發落。”

    “父皇,不要,我不要去。”趙音音一想到大牢那種陰森森的地方就害怕,活生生的人進去也會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她掙脫了侍衛的手,抱著皇後的腿喊道︰“母後母後我怕,你救我呀母後。”

    她連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如何就你?

    “皇上,臣妾願意承認所有的罪過,請您放了音音吧。她好歹也是您的女兒,金枝玉葉,禁不起牢獄這般折騰。”皇後跪下來求情。

    “她禁不起,你禁得起是嗎?”皇上惱怒的瞪著她,“你是朕的皇後,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朕。你身為一國之母,沒有胸懷天下的胸襟,反而助紂為虐,和自己女兒一起犯下著滔天大罪,連你自己都難保,你還有什麼資格跟朕說她是朕的兒女?”

    皇上眨眨眼楮,看到夏珂難免會想起她娘來,回想起當年他娘被大火吞噬的時候,他真是心如刀割,就算孩子不是自己的,起碼那一刻他不想在去追究了。可惜,最愛的人死了,連帶孩子都葬身火海。

    “珂兒好不容易才回來,我知道你會忌憚,會害怕,怕她回來報復你。可你自己也清楚,她並沒有做出什麼傷害你的事情,反而是你坐立不安,才會釀成今日結果。”他坐上了龍椅上,拿起了筆墨在聖旨上寫下‘廢皇後,貶為庶民,關押冷宮自生自滅’然後將聖旨直接扔了下去。

    聖旨搭在她的臉上,她深吸了一口氣,顫抖著手臂彎腰撿起來,打開一看隨即笑了出來。

    “哈哈哈,我擔心了這麼多年,這樣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她看向夏珂,“從我知道你已經回來那一刻,就開始坐立不安了,始終沒想到會被你一個不動聲色的人給算計了,我雖然斗過了你娘,卻敗在自己的心虛之中。我,認了!”

    她還有些小慶幸,至少趙軒的太子之位是保住了,等太子登基後,她就是太後,到時候這筆賬一起算。

    可惜,趙軒得知宮里不太平,就匆匆的趕往來。被人攔下他大喊道︰“父皇,兒臣求見。”

    皇後猛然一怔,面色刷白,這個時候自保才是最聰明的。這個傻孩子,不以大局為重,卻跑來趟這條渾水,愚蠢至極!

    夏珂知道她在害怕,心中稍有竊喜。皇上道︰“進來。”

    外面的人才放趙軒進來,他進來後皇後就擋在他面前,咬牙切齒道︰“你來做什麼?這里沒你什麼事情,你還不走!”

    趙軒搖頭,跪下道︰“兒臣見過父皇。父皇,請你看在母後這麼多年侍奉您的份上……”

    “大將軍求見。”

    趙軒頓了下,皇上道︰“有請。”

    大將軍裴燁直接走進來,看了殿中的情形行禮道︰“已經查出來刺客是何人養的死士了。”

    皇上齊聲,問︰“說。”

    夏珂也很關心到底是誰,她是想徹底擊垮皇後,而不是打入冷宮,多年以後在報復自己,這樣一輩子活的心驚膽戰。

    “是皇後娘娘的人。”裴燁扭頭,侍衛壓著一個人進來,那人看到皇後大喊道︰“娘娘,屬下無能。壞了娘娘的事情,罪該萬死!”

    皇後臉上沒太多的感情,她只要能保護自己的兒子,就算死了又如何?可惜,沒能親手殺了夏珂,將會帶著這份遺憾死在這里。

    “皇後,你簡直太令朕寒心了。皇宮是朕的家,朕的祖先們都在這里居住,你居然敢再皇宮大開殺戒,朕發現廢了你不足給天下人一個交代,直接打入大牢,三日之後問斬!”

    “父皇不要。”趙軒磕頭喊道︰“父皇,母後肯定是被冤枉的,母後你快向父皇說明白。”

    皇後甩開他的手,笑道︰“臣妾認罪。”

    “母後!”趙軒急忙攔住侍衛,抓住她手臂道︰“怎麼會這樣,母後你快解釋。”

    皇上惱怒道︰“還不帶下去。”

    “是。”

    趙軒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皇後被人拖走,擋在那些人前面,喊道︰“父皇,兒臣從未求過您,這次兒臣求求你,從輕發落吧。母後她也是一時糊涂……”

    “你放手,怎麼會如此糊涂!”皇後氣的咬牙切齒。

    這麼明顯的事情,夏珂和江夜痕都看的清清楚楚,可惜趙軒依舊阻攔著。夏珂巴不得太子永遠護著皇後。這件事情,太子確實沒有參與進來,這個時候不應該學會自保嗎?

    換句話說,沒人會看到自己的娘入獄還無動于衷的,趙軒也是有血有肉之人,就算當上了太子,純真善良的心沒被磨滅。其實這樣的人不太適合做太子。

    皇上指著道︰“太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還不松手!”

    趙軒抱著她的腿跪下來,“父皇,兒臣知道,只求父皇從輕發落,她是兒臣的娘,親娘啊。您要殺了兒臣的親娘,讓兒臣以後怎麼辦?”

    “你的親娘,在宮中大開殺戒,無視皇權,就這一條罪行足夠株連九族了。朕只處置她一人,已經夠仁慈了,你想讓朕連你一起處罰?”

    皇後一听狠狠的將趙軒踢開,“太子,請回吧。”

    她面向皇上磕頭道︰“所有的罪行我一人承擔,請皇上不要前兩無辜。”

    趙音音看著她起身跟著侍衛一起朝著外面走去,匍匐著前行喊道︰“母後?母後!父皇,不管母後的事情,是我殺的人,是我安排的殺手,和母後沒有關系,求您處罰我吧。”

    “別以為朕不敢。來人,將她帶下去,三日之後問斬。”

    趙音音面色煞白,被人拖著走去,她大罵道︰“夏珂我詛咒你,這一生都不得好過,我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

    夏珂無所謂的動了下眉梢,如果詛咒有用,她早就詛咒皇後下地獄了。

    趙音音被帶了下去,趙軒紅著眼楮盯著夏珂。她無所畏懼的看了他一眼,等著皇上發話。

    皇上坐下來揉了眼角,看向裴燁,問道︰“玉辰傷勢怎麼樣了?”

    “回皇上,太醫已經處理好了,修養一段時日就沒事了。”

    皇上點頭,想起夏珂的手臂還傷著,指著道︰“珂兒也受傷了,勞煩江愛卿帶著珂兒去一趟太醫院看看傷勢。”

    江夜痕點頭,“是,臣這就帶公主去。”

    夏珂轉身皇上看向趙軒,“太子也下去吧,沒有朕的允許,不許出太子府半步。”

    “父皇,兒臣……”

    “膽敢在為她們求情,朕就廢了你!”

    趙軒一怔,不置信道︰“那就求父皇廢掉兒臣吧。兒臣願意陪著母後……”

    “你可知你在說什麼?”皇上打斷他的話,給他一次機會。

    趙軒含淚低頭,“母後和皇姐都不在,那兒臣活著也很痛苦,不如跟著他們一起去。求父皇成全。”

    沒有那個皇上能夠容忍別人挑戰自己的底線,皇上自己也明白,趙軒為人太善良,根本就不適合當未來的皇帝。做皇帝必須要無情無義,什麼親情愛情,做帝王是不需要這些的。

    “好,那朕就廢了你,但是朕不會殺你。”他扭頭喊道︰“即日起,廢掉趙軒的太子之位,貶為皇子,沒收手上的五千士兵。”

    收了他的兵權,等同等他就是一個閑散的皇子,以後怕是在無翻身之日。

    趙軒含淚磕頭,“兒臣謝父皇。”他將手里的兵符交出來,公公拿著呈給了皇上。

    皇上拿在手里道︰“今日起,沒有朕的命令,不得踏出府門半步。”

    說完他就起身,甩袖離開了御書房。

    夏珂和江夜痕跟著出去,她只在師父的幻境里看到過自己的娘親,出來後對著天空道︰“娘,我總算為你報仇了。”

    江夜痕跟在身邊,扶著她道︰“你娘都看得見。走吧,我送你去太醫院。”

    “好,正好可以去看看裴將軍怎麼樣了。”

    “嗯。”

    三日後,皇後和趙音音被壓入刑場。

    皇宮金鑾殿上,大臣們不敢求情。監斬官差人前來詢問,是否真的要斬首。這時候其他道跪下道︰“請皇上三思。”

    唯獨江夜痕和裴將軍父子站著。皇上看著他們,詢問道︰“江愛卿,你如何看?”

    江夜痕上前道︰“回皇上,皇上無視皇權,大肆虐殺朝中重臣,雖然裴將軍傷勢好的差不多,可也是喊著殺無赦,其罪當誅。”

    他覺得皇上如過連殺都不忍心,那以後夏珂的日子肯定不好過了,他們一旦獲得自由,就會暗中報復。所以斬草要除根!

    皇上深吸一口起,對著那侍衛道︰“行刑吧。”

    “皇上聖明。”江夜痕和裴家父子一起跪下來高呼。其他人也只能跟著道︰“皇上聖明。”

    侍衛帶著皇上的口諭,快馬加鞭去了刑場,大喊道︰“皇上有旨,行刑。”

    趙音音眼神兒絕望,扭頭看著皇後喊道︰“娘,如果可以,下輩子不要生在帝王家。”

    “你怕嗎?”她面對生死,才有些怕了,哭著道︰“但是如果再拉一世,本宮一定會親手殺了她們,永絕後患!”

    監斬官令下,“斬!”

    ……

    三月後。

    江夜痕牽著夏珂去想皇上請旨求婚,皇上听後笑呵呵道︰“朕賜婚你拒婚,如今又帶著珂兒來婚賜婚,你讓朕如何?”

    “當時是臣無知,請皇上理解,當時並不認識公主,更不了解。臣覺得若是兩個人要生活在一起,那就是一輩子的事情,臣要對以後的妻子負責,所以才會當堂拒婚。”江夜痕道。

    “哈哈哈,你這小子,那天朕真想辦了你,讓朕丟了顏面。不過後來朕想明白了,感情的事情不可強求,朕也不想珂兒隨便嫁給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朕恩準了,你們打算什麼時候成親?”

    江夜痕高興的看向夏珂,拉著她收道︰“還請皇上做主。”

    皇上思索了下,“那就兩個月後吧。”

    “兩個月……”夏珂小聲道︰“會不會太久了?”

    皇上哼唧一聲,斜眼道︰“這麼迫不及待了?羞不羞你?”

    夏珂面色一紅地下頭,江夜痕笑道︰“臣都想今晚就將公主娶回家。”

    “你想的到美。朕覺得兩個月也剛好,怕宮里繡娘趕制不出喜服來,朕的公主嫁人,肯定要穿上最好的、最美的喜服才行。”

    “多謝皇上,可是喜服,臣的娘在三個月之前就在做了,如今已經做好了,只等皇上定下日子。”

    皇上看著他們,指著道︰“你們兩孩子還真是猴急的,既然都已經做好了,那就半個月之後吧,朕重要辦的隆重一些,這個時間你們該不會不給朕吧?”

    江夜痕笑道︰“當然給,那就半個月之後。”

    皇上當即下了聖旨,江夜痕和夏珂帶著聖旨去了狀元府。她和江母在客廳里做著,江夜痕吩咐蘭芝道︰“多剪貼幾個喜字,帷幔、床單今晚也都換了,還有屋子里多擺放一些花。”

    蘭玉明白他的意思,笑著道︰“公子請放心,這里就交給我們了。”

    他們現在可是名正言順的在一起,反正半月後就要大婚,早點圓房也不影響什麼。晚飯做的也很豐盛,她看著桌子上成雙成對出現的佳肴,笑著道︰“這是為了慶祝,賜婚成功嗎?”

    江夜痕給她夾了個雞翅,又給自己夾了一個,“這個叫做比翼雙飛,你一個我一個。”

    夏珂笑了下,低頭吃飯。

    飯後,江母將時間交給兩人,江夜痕拉著夏珂,“要不要去參觀一下我們的婚房?”

    夏珂一听就覺得沒那麼簡單,含笑問︰“弄什麼ど蛾子?”

    “怕我吃了你不成?”

    夏珂打了他一下,“有什麼好怕的,指不定我反過來吃了你呢?”

    兩人腳步緩慢,手牽手朝著房里去。江夜痕有些緊張了,弄的夏珂也緊張起來。她已經看到門口掛著兩個大紅燈籠,上面寫了兩個喜字。屋子里的燭光搖曳著,窗子上貼著喜字。

    她疑惑的看向江夜痕,“還有半個月呢,這麼早就布置好了?”

    “進去看看吧。”他說。

    兩人踏進去,屋子里的花香撲鼻,地上放著一地的花瓣,襯的屋子里火紅一片。她朝著房里走去,房間里紅燭搖晃,帷幔漂浮著,床上的被褥都是鴛鴦被。她猛地轉身,“你這是……”

    江夜痕上前攬著她的腰,在她耳邊小聲道︰“為夫等不及了就今晚,如何?”

    夏珂一點準備都沒,紅著臉低著頭,“可是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不需要準備什麼,放心的交給我就好。”他溫柔道。

    “那我不需要洗個澡嗎?”抬起頭看著江夜痕,紅光襯托下的他更加俊艷了。

    江夜痕俯身親了一下,點頭道︰“好。”他松開手對著外面喊道︰“蘭芝。”

    蘭芝和蘭玉進來,兩人挽著夏珂的手臂,蘭芝道︰“公主跟我來。”

    夏珂被她們帶著去了浴房里,屏風旁邊掛著大紅色的喜服。她走過去撫摸道︰“真好看。”

    “公主穿上後更好看。快來吧。”蘭芝將水中放入了鮮花。蘭玉伺候她脫衣服,她紅著臉將身子全部泡在了水中,像做夢一樣。

    她還想在說水中多泡一會兒,可蘭芝拉著道︰“公主,快起來,水要冷了。”

    她緊張的站起來,擦干了身子,一層層的穿上了喜服。黑發全部散落下來,長發及腰,婀娜多姿。蘭芝送她走到新房門口就听了下來,她回頭看著她們關上了堂屋的房門,有看著婚房,一門之隔,心卻撲通撲通直跳。

    “還不進來。”

    夏珂愣了下,動了下喉嚨,深吸一口氣才伸手去推門。

    房門推開,江夜痕也是一身大紅色的婚服,負手而立。八尺男兒,英俊瀟灑,總算看到他穿紅色的衣服了。

    江夜痕見她沒動,大步走過去牽著她的手,走到了床邊,看著她紅艷誘人的唇瓣忍不住道︰“誘人。”

    夏珂面色一紅,挽著他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上,“總算看到你穿紅色衣服的樣子了。”

    “喜歡嗎?”他問。

    她抬起頭,深情相望,“喜歡。”

    江夜痕面向她,伸出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湊近道︰“既然這麼喜歡,那我以後就穿紅色衣服,前提是你做的。”

    “好。”

    唇瓣被堵上,兩人身子往床上倒去,帷幔漸漸放了下來,隱約可以看到交織在一起的情形。紅燭為他們燃燒了一夜,蘭芝和蘭玉為他們守了一夜。夏珂成為少婦那一刻,江夜痕想起了前世的事情,但是他和夏珂說,只是緊緊抱著夏珂,願用一生的時間,慢慢去訴說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

    ------題外話------

    對我來說是個解脫,對你們來說大概也是吧,江湖再見。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