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思兔_ 第1819章 你們醫院怎麼做事的 木子書屋

第1819章 你們醫院怎麼做事的

    李妮的母親,還有宋北野,以及明悅,都在那間醫院做治療。

    納悶過後,她給司曜拜托了一件事。

    因為慕少凌的關系,司曜跟董子俊也是朋友關系,所以李妮拜托他幫忙看看明悅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司曜也答應了。

    在給病人結束了會診後,司曜打著個哈欠晃悠悠地走向精神內科,還沒到精神內科,卻看見宋北野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兩個人,提著兩個行李箱。

    這是出院了?

    司曜挑眉頭,看來念穆下手真的分輕重的,在住院的時候,宋北野疼得死去活來的,疼了兩三天,他就像個沒事的人一樣,直接出院了。

    他笑著走過去,“宋先生,出院了?”

    宋北野知道司曜是慕少凌的人,也就是站在宋北璽那邊的,眼神涼晃晃地看了他一眼,咬牙切齒道︰“是啊,托你的福。”

    “不不,不是我的福,我也沒有做什麼,也沒有找到你身體不舒服的原因在哪里,不過現在看來行動自如,好像沒事了?”司曜雙手插在口袋,明明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硬是要裝出個沒事的人兒一樣。

    宋北野握緊拳頭,現在他只要看見跟慕少凌有關系的人就像打。

    “我沒事。”他冷哼著。

    “不過你的臉色好像還有點蒼白,確定真的沒事了?要不再住院觀察一個晚上吧?”司曜建議道。

    宋北野冷哼一聲,黑著一張臉往前走,不再理會,從今天中午開始,他就不痛了。

    不用吃止痛藥,也不用打安定,自然而然地就好了。

    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司曜見他離開,無所謂地搖了搖頭,拿起手機,發了兩條微信。

    第一條是給念穆的,“宋北野今天果然沒事了,人也出院了,你小心他會報復你。”

    第二條是發給慕少凌的,“宋北野出院了,保護好你的女人。”

    發完,他繼續往精神內科那邊走去。

    走到護士站那邊,司曜皺了皺眉頭,走到護士站,“這麼多記者?讓保安來驅趕吧。”

    護士長一臉苦惱說道︰“我已經通知了保安,但是這已經是第三批過來的,趕下去了又偷偷的溜上來,像蒼蠅一樣,怎麼都趕不走。”

    “是因為明悅嗎?”司曜詢問道,明悅被送進來這件事,他早就知道。

    但是對于這些不相干的人物,他的興趣並不大,要不是周小素拜托到,他還不過專門過來一趟。

    護士長點了點頭。

    現在都市的生活壓力大,很多人都會想不開,所以這里收治的病人也很多,但是沒有一個像今天那樣,能招惹那麼多記者。

    他們病房十分特殊,有些患者見到陌生人來回走動,就會引起情緒,然後疾病發作,因為這些記者賴在這里不走,甚至想著要往里面闖獲得第一手資料,害得好幾個患者情緒波動了。

    現在他們護士跟醫生都忙成了一團,根本顧不過來。

    司曜回頭看了一眼這些記者,詢問道︰“想解決這些麻煩嗎?”

    護士長眼前一亮,立刻點頭,“當然想啊,現在我們這邊的患者敏感得很,見到他們,真的要瘋了。”

    “讓明家來解決,就說這麼多記者圍繞在這里,對明悅的**跟心理健康都沒有好處,他們重視明悅的,就會讓這些記者離開,就算記者不願意,也會被警察強行請著離開,但要是他們根本不在乎明悅的健康,那這些記者,就會繼續逗留在這里。”司曜給她一個計,同時也想看看,這些是不是明家故意安排的。

    畢竟現在的明家已經被宋家給逼得無路可走,什麼手段,要犧牲什麼人,對于他們保住明家來說,都是值得的。

    護士長點了點頭,對著司曜說道︰“那裴醫生,你在這里幫忙看一會兒,我去找家屬談談。”

    “去吧。”司曜點了點頭,沒有堅持走進去。

    他也不是每次都要親自參與到里面才能知道情況的,有時候靠一下護士什麼的,就把里面的情況了解地徹底。

    而且這個心理疾病,也不是他的範疇。

    司曜懶洋洋地站在護士站,看著記者,不讓他們進去。

    心里則是想著,要是這些鍥而不舍地守在這里的記者真的是明家安排的,他就不得不給一個佩服。

    為了挽住明家,真的手段豐富。

    在他看著記者的時候,蒂亞也從電梯口走出來,看見司曜就那樣懶洋洋地站在護士站,她疑惑地走過去,“司曜?你怎麼在這里?”

    司曜見是她,驚訝地挑了挑眉頭,“我在這個醫院上班,當然在這里,但是你……被誰邀請了過來看診?”

    蒂亞看見他這副模樣,心里了然,“行了吧,你是來打听消息的吧。”

    “別胡說,這個醫院哪個科室都歡迎我,這里有個病患,有別的疾病,所以讓我過來,但是現在呢,你看那些記者,讓醫生護士都忙不過,所以沒人理我,也沒有人告訴我那個病人在哪里,我只能在這里等著,順便讓這些記者別走進去。”司曜隨意掐了個理由。

    蒂亞半信半疑,“真的?”

    “那你呢?是明家讓你過來的?”司曜放輕聲音,也只有明家能請得動蒂亞這樣的心理治療師。

    雖然說明家面臨危機,但爛船也有三根釘,他們湊湊,也是能把蒂亞昂貴的出診費給湊齊的。

    而且現在這里這麼多記者,現在看見蒂亞走進去,恐怕又是一條條素材咯。

    看來,明家是要把這件事鬧大,然後讓宋家陷入不仁不義當中。

    “知道就不用說,我還得保護好患者的信息。”蒂亞翻了翻白眼。

    司曜咧開嘴一笑,“行了吧,你真的想要保護患者的信息,就不會這般的大搖大擺走進來,現在記者都看到了。”

    蒂亞回過頭看了一眼聚集在電梯口的記者,他們在偷偷拍著自己,“我也不知道這個醫院這麼多記者的,你們醫院怎麼做事的,都不把這些人給驅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