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一片丹心錯付人

    天地之間,水氣蔓延,波粼粼之中,一道窈窕的身影浮現。

    吞海魔主!

    她一如往日一般,身披薄如蟬翼的霓裳長衣。腳踏流光,流光之上繁星點點,宛若穿梭星空長河而來。

    她的頭頂之上,九座華麗的龍宮匯聚,散發著無盡龍威,鎮壓諸天。

    龍宮!

    秦浩軒雙眸驟然瞪大,滿是驚奇的望著遠處的吞海魔主。

    當初,他被普光閣的人算計,被困大陣之中,更有霸兵老祖等三人伏殺,吞海為了助他,自爆了逆鱗,傷到了根基。

    如今,吞海怎的反而凝聚出了九座龍宮,而且她的頭上,那逆鱗又是怎麼回事?

    極陣仙王二世身大陣加持之下,接連與一位位高手交戰之下,氣息卻是沒有絲毫減弱,他雙手一合,雙手之間,天際之上一座山岳一般巨大的殺陣驟然出現,向著下方的吞海魔主砸落而下。

    這大陣之中,卻又蘊含著無數駭人陣法,裹挾無匹威能。

    吞海魔主腳下,流光升騰宛若無盡海水充斥天際,海水之上,一道亮光升起。

    海上生明月!

    吞海魔主宛若一尊明月,漂浮在無盡海水之上,一道道海水不斷升騰而起連綿不絕,一層又一層削弱著落下的大陣。

    不過片刻功夫,天際之中那匯聚的大陣已是完全消散,而一道道藍色的流水仍舊涌動。

    吞海魔主,她擋住了極陣仙王二世身的攻擊!

    秦浩軒遠遠的望著釋放著強悍戰力的吞海魔主,甚至都懷疑,眼前的這個是不是真正的吞海魔主。

    他和吞海魔主太熟悉了,他更是清楚的知道吞海魔主的資質,便是強,也應當強的有限,更不可能比得過一念仙祖。

    一念仙祖那可是紫種天驕,更存活了無數年。

    尤其是吞海魔主,還自爆了逆鱗,自斷了今後的道路。

    可如今,她怎麼卻展露出比一念仙祖還要更強的戰力,還有她的逆鱗,怎麼會再次長出來的?

    逆鱗自爆之後,應當不會再生長出來才是。

    何況,她如今展露的戰力太強了。

    一念仙祖和還童老祖兩人聯手都無法攔住的極陣仙王二世身,吞海卻攔住了!

    她根本沒有任何道理能夠變的這般強。

    難道說,她燃燒了生命?可這個時候,雖然危險,卻遠未道需要燃燒生命的時候。

    極陣仙王二世身一擊被擋,明顯錯愕了一下。

    他可是仙王二世身,有那大陣加持,便是秦浩軒,都不見得能夠擋住自己的攻擊,可吞海魔主卻擋住了自己!

    極陣仙王二世身,越發瘋狂的攻擊墜落而下,他雙掌不斷拍出,一道道蘊含著無數大陣的掌影接連墜落。

    一時間,這一方空間更是不斷的爆裂。

    吞海周身,無盡海水之中,星光璀璨,龍宮之上,龍威浩蕩。

    這一刻,她所展露出的戰力已是足夠強,可她仍舊只是勉強阻擋著極陣仙王二世身。

    極陣仙王二世身有著大陣加持,所爆發的實力太過恐怖,秦浩軒自付,一對一之下,自己恐怕都不是如今的極陣仙王二世身的對手。

    便是吞海魔主,恐怕也無法拖延太長時間,一旦極陣仙王二世身突破到來,他們便要面對極陣與教靈的前後夾擊。

    “不能再拖延下去,速戰速決。”

    秦浩軒腳下,借來的無劍仙王劍盤浮現。

    霎時間,整個天際之中,無盡鋒芒之氣激蕩。

    張狂和徐羽兩人迅速落到劍盤之上。

    三人聚集一處,三人身後,天、地、人三宮之中,光芒匯聚。

    忽然,這三宮之中,各自射出一劍。

    一劍為天,充滿了不可侵犯之威嚴,浩蕩無邊。

    一劍為地,卻又充滿了無盡的死氣。

    一劍為人,承載著人間酸甜苦樂。

    三劍匯聚,整個劍盤在這一刻,驟然爆射出璀璨至極的光芒。

    三劍化為一劍,這一劍,仿佛天地人三界,蘊含著無盡的天地人之力!

    這一劍,更是給人一種錯覺,似乎這一劍便是一個世界,一個充滿了天地萬物,一個有著生老病死,有著輪回的完整世界。

    一劍之下,整個蒼穹被瞬間從中間撕成兩截,劍光飛射,所過之處,天地萬物,盡數消散。

    這戰場之上,無論是普光閣一方的弟子還是太初的弟子,都是盡量遠離了秦浩軒三人和教靈交手之處。

    畢竟,無論是秦浩軒三人還是教靈,都太過于恐怖了,他們只是被稍微波及一下都極有可能死去。

    可即便距離極遠,隨著這一劍落下,整個戰場之中,所有人卻是在瞬間感覺到了心神顫栗。

    一劍落下,眾人甚至有一種整個世界都要瞬間崩塌,末日浩劫降臨的錯覺。

    一劍,驚天下!

    一念老祖雙腿盤膝在地,飛速調整著自身的狀態,感受到這恐怖的一劍,抬頭望天,望著那天際之上的驚鴻一劍,蒼老的面孔上露出一道震撼之色,他活了無盡的歲月,更是來自古教之中,見多識廣,他甚至經歷過教劫。

    可他從未見到過,威能如此之強的攻擊。

    這一劍……

    他甚至懷疑,這一劍直逼仙王!

    這一劍,恐怕將那劍盤的威能都發揮了七七八八!

    仙王……

    這個世上已沒有仙王,直逼仙王的一劍,何人可擋!

    一劍落下,普光閣教靈射出的一道道教劫余威,一道道法術,在這一劍之下,盡數消散。

    駭人無比的劍氣直射入劍靈體內。

    普光閣,四十萬載歲月孕養的教靈,在這一刻,瘋狂的顫栗,一道道光芒飛散,看起來,整個教靈似乎都要被這一劍披散。

    教靈的氣息,更是瞬間虛弱下去,無比巨大的身軀,變得只有尋常人一般大小。

    無盡的靈氣更是從教靈身上向四周爆射而去,已是被毀的千瘡百孔,完全暴力的大地,被這靈氣滋潤,瞬間愈合,荒蕪的地面之上,一株株野草、野花生出,以驚人的速度茁壯成長。

    這是教靈的靈氣,這是普光閣四十萬載歲月積累的資源!

    可此刻,隨著教靈受到重創,這靈氣完全爆開,彌散這一方天地,似乎是要將這一方世界變為小仙界一般的存在。

    教靈受損了,是真正的根基受損了!

    秦浩軒三人一劍揮出之後,並未停止,他們三人的天、地、人三宮之中,再次飛出一劍,在劍盤的旋轉之下,三劍合為一劍,向著極陣仙王二世身爆射而去。

    這一劍,威能雖不如之前一劍,可這一劍,仍舊恐怖無邊!

    不好!

    極陣望著天際之中,那急速墜落的一劍,心中升起一股本能的危機感,整個人全身氣血奔騰,那隱藏在地底的大陣,這一刻完全顯現出來。

    廣袤無邊的大陣各處,一股股精純的氣息升騰而起,山川、河流、巨獸一道道虛影匯聚,落于他的身前。

    而他則是在此時扔出一個手鐲。

    這手鐲才剛剛一出現,濃郁的仙氣便蔓延天際。

    仙器,並未完整仙器,卻也是一件半仙器!

    手鐲由無數的明珠串成,在飛到天際的那一刻,一顆顆明珠驟然爆開,匯聚成一道道防御大陣,有巍峨山岳、有古樸龜甲、有霞光璀璨的銅鏡……

    他上一世是以陣法成就仙王的,可他也不可能一直不外出,一直留在他布下大陣之處。

    而這件法寶,便是他上一世外出之時,用以防身的法寶。

    這一座座陣法,更是他當初成就仙王之後,布下的陣法。

    陣法威能之強,他甚至需要以這件半仙器來承載,尋常的陣圖都無法承載。

    一道道陣法匯聚天際,給人一種堅不可摧之感。

    可當那恐怖無邊的一劍墜落,這一道道陣法在瞬間破開!

    天際之上,一團團璀璨的光華爆開,劍光劃過天際,射落到極陣仙王二世身面前。

    下方,廣袤巨陣之上,一道道光芒升騰而起,匯聚到極陣仙王二世身前方,阻擋著這一劍。

    這一劍畢竟不如第一劍,又遭受了極陣仙王二世身防御陣法的阻擋,再受到這大陣陣法的阻擋,威能大減,可這一劍還是射落到了極陣身上。

    轟然一聲,宛若整個普光閣都炸裂一般的巨響傳出。

    整個普光閣,甚至連極陣仙王二世身腳下的大陣,在這一刻都瘋狂的晃動起來。極陣的身子被撞擊的向後方連連後退而去,他的嘴角邊,露出一抹殷紅的鮮血。

    他的氣力甚至都隨之一泄。

    而他的腳下,那陣法之中,無盡的靈氣飛速涌來,急速修復著他受損的身軀。

    太強了!

    他真的想不到,在這個沒有仙王存在的世上,還能有人發出如此恐怖的一擊!

    戰場之上,一眾普光閣的道宮老祖,普光閣內的普通弟子,一個個面色駭然,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後退的極陣老祖宗。

    在他們的眼中,他們的極陣老祖宗是無敵的存在。

    尤其是,極陣老祖宗早已為這一戰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消耗了無數的資源,花費幾十年的時間布下了大陣。

    那可是他們普光閣,成為無上大教四十萬載歲月以來積累的資源。

    這一戰,他們普光閣,將無數歲月積累的所有資源都動用上了。

    可即便如此,曾經成就仙王的極陣老祖宗竟然被擊退了!

    秦浩軒三人,一劍斬落,三人的臉上也露出一抹蒼白之色,他們之前面對的畢竟是教靈,是四十萬載歲月的教靈,那教靈太強了。

    而他們又瞬間揮出兩劍,雖然是蓄力的兩劍,可那兩劍之下,他們也瞬間被劍盤抽取大量的力量。

    雖是如此,可三人的根基何等的深厚。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他們已是恢復了氣力。

    遠處,慕容超那張瘋狂的臉上露出一道嗜血之色,他身子一動便要起身,一旁一只手卻是伸來過來,一把攔住他。

    “等等,如今還不是最好的時機。”九十九葉想起曾經,自己遭遇秦浩軒的一幕幕沉聲道︰“相信我,這絕對不是最好的時機。”

    他數次遭遇秦浩軒,那幾次他都認為,他踫到了最好的出手時機,可是最後,卻是他一次次在秦浩軒手中吃虧。

    秦浩軒等人恢復的快,而慕容超恢復的速度卻是更快,不足一個呼吸的功夫,他已是恢復過來。

    他可是有著消耗了普光閣一切資源,布下的大陣支撐。

    “布陣!”

    他突然仰天,高聲吼叫。他恢復的的確比秦浩軒幾人快,可他更是知道,以秦浩軒幾人的修為和根基之深,呼吸間便可恢復過來。

    他想要去殺秦浩軒,更有人會阻擋,根本不會有時間滅殺秦浩軒三人的。

    何況,他還有其他的手段。

    隨著極陣仙王二世身一聲話音落下。

    戰場之中,所有一切還活著的普光閣道宮境老祖以及仙嬰道境的高手,他的身上,突然間各自爆發出一個陣盤!

    陣盤!

    那都是九道宮境老祖因為修煉走到了盡頭,無法再走,想出的提升自身的戰力的方法,尋常道宮境的老祖,不到九座道宮,都不會準備陣盤的。

    畢竟,想要煉制一個陣盤消耗的資源太多了。

    可如今,普光閣內,所有道宮境的老祖甚至連仙嬰道果境的身上竟然都帶著陣盤!

    普光閣,好大的手筆!

    陣盤浮現,這一個個普光閣的道宮境老祖以及仙嬰道果境的高手,氣勢瞬間暴漲,霎時脫離和太初眾人的糾纏,在陣盤的帶動下,向著極陣仙王二世身所在的大陣飛去。

    轉眼間,所有普光閣內還活著的道宮境老祖以及仙嬰道果境高手,盡數飛落進入大陣。

    在他們飛入大陣的瞬間,他們腳下的陣盤也變的黯淡無光起來。

    這並非是真正的陣盤。

    倘若是真正的陣盤,即便普光閣是存在四十萬載的無上大教,那等消耗對他們來說,也太大了,甚至,他們已經拿不出那麼多資源,制造如此之多的陣盤了。

    他們大部分的資源,都用來制造眼下的大陣了。

    這大陣,便是普光閣最後的底牌!

    普光閣主頭頂,九座道宮匯聚,腳下陣盤旋轉,他的陣盤,是真正的陣盤。

    他卻是直接落于普光閣大陣的中心處。

    隨著他的落下,整個大戰瞬間綻放出無比耀眼的光輝。

    這一刻,整個普光閣,也與這大陣完全融合在一起。

    “陣眼?”

    一念仙祖畢竟只是爆發無數年的積累,若非他的年紀極大,已是接近壽元大限,他甚至都不需要這麼久的時間恢復。

    如今,一念仙祖也恢復了七七八八,他與秦浩軒幾人匯聚一起,抬眼看著遠處的大陣,雙眸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這陣法……普光閣主,他是大陣的陣眼?

    可那極陣分明也是在陣眼處,這大陣,有兩個陣眼?”

    四周,眾人的神色越發的凝重起來。

    尋常的大陣,從來都是只有一個陣眼,這個大陣竟然有兩個陣眼!

    而且,這大陣還匯聚了普光閣內,如今存活著的所有高手。

    他們,想要做什麼?

    方才,無論是普光閣內的普通弟子,還是達道了道仙嬰道果境甚至是道宮境的老祖,他們都是在被太初的人壓著打。

    太初人,戰力之強,遠超他們預料。

    他們是有二百位道宮境老祖,可他們這二百位道宮境的老祖,幾乎都是依靠著極陣老祖宗的聚仙陣突破道宮境的,他們的根基其實遠不如尋常道宮境的老祖。

    而太初的所有道宮境高手,都是依靠他們自己的修煉,突破道宮。

    剩余的前來助戰的一眾道宮境老祖更不用說了,那都是曾經進入飛仙遺跡尋找機緣的老牌老祖,里面根本沒有一個弱者。

    如今,進入這大陣之後,一眾普光閣的高手,卻是士氣大漲。

    他們終于進入這大陣之中了,這可是匯聚了他們普光閣無盡資源的大陣,是極陣老祖宗,這位曾經以陣法之道成就仙王的,天下第一陣法高手布置的大陣。

    那秦浩軒三人聯手再強,甚至可以將他們的教靈擊散,可他們三人聯手攻擊極陣老祖宗,開始他們還以為極陣老祖宗落到了下風,可後來再看,他們的極陣老祖宗在這陣法的加持下,即便被攻擊了,都比秦浩軒三人恢復的快。

    顯然是,極陣老祖宗未落下風!

    如今,又有了他們進入陣法之中,太初之人,如何是他們的對手。

    別說太初,即便來的是古教,他們普光的高手,只要在這大陣之中,他們都有必勝的把握。

    因為,他們知道,這陣法是何等的強悍,甚至可以稱得上無敵!

    是真真正正的無敵!

    之前的極陣老祖宗看起來已經足夠強了,可是那只是這大陣自身的力量,以及普光閣的力量之,大陣並未釋放它真正的力量。

    這大陣,最強一點,乃是可以集陣法之中,所有人的力量,暫時借給兩個陣眼之中的兩位高手。

    自修仙界誕生以來,還從未有任何人,任何勢力,可以做到,將自身的全部修為,暫時借給另外一個人進行戰斗的。

    畢竟,每個人的道,每個人的根基波動都是不同的,這是無法完全調和的。

    即便,兩個人是同一個師傅,兩人資質相同,可他們的思想不同,他們各自的路,還是不同的,同樣無法做到完全融合。

    可是,極陣老祖宗做到的。

    混元陰陽歸宗陣!

    陣中所有人的力量,都可以借給兩大高手。

    這便是他們普光閣的底氣,因為他們有天下間,陣法最強之人。

    他們普光閣二百多位道宮境老祖,自從與太初交手之後,雖然死去了三十多位道宮高手,可還是有著一百六十多位道宮境的高手的,還有更多的仙嬰道果境。

    他們所有人的力量,此時都可以借給他們的閣主以及極陣老祖宗。

    真正融合了如此之多的高手的威能,太初拿什麼和他們打!

    眾人,這也是第一次進入大陣之中,可在這之前,這幾十年來,他們已經演練過無數次,進入大陣之中應該如何去做。

    一時間,眾人按照他們以前所演練的,各自來到自己的位置。

    即便少了不少人,可他們存在已經足夠了。

    一時間,眾人體內,磅礡的力量似乎是遇到了巨大漩渦的吸引一般,飛速流出,涌入了一陰一陽兩個陣眼所在的位置。

    兩大陣眼所在之處,陰陣眼之上,普光閣主面色凝重,全身靈氣涌動,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這力量,甚至讓他有一種可以輕易滅殺秦浩軒的錯覺。

    可他的臉上,卻是閃過一道無奈之色。

    整個普光閣內,唯有身為閣主的他,才知道這混元陰陽歸宗陣的真相。

    早在幾十年前,在秦浩軒還未曾找到太初的時候,極陣老祖宗便說過,秦浩軒會找到太初,太初會來,那時候極陣老祖宗便在做準備。

    而極陣老祖宗也做了兩個準備。

    其中一個,便是原始破天炮。

    以普光閣為誘餌,引誘太初上當,以原始破天炮滅殺太初,滅殺太初中的所有人。

    倘若原始破天炮命中太初,他們相信,足以滅殺太初了。

    可無論是他還是極陣老祖宗,他們都知道秦浩軒的強大,知道秦浩軒的底蘊,他們也知道,秦浩軒並不是那麼容易殺的。

    所以,他們還做了第二個準備,便是這混元陰陽歸宗陣。

    他一直希望可以不動用這第二個準備,因為,這大陣,並非是借用陣法之中一眾高手的力量,而是真正的吸收!

    而這陣法,也是極陣祖宗為成就仙王的準備。

    極陣老祖宗身為二世身,前一世成就過仙王,他對如何成就仙王,其實是比他人更有心得的。

    可是如今他這一世的積累還不夠,尤其是天地之道發生了變化,如今他還不足以成就仙王。

    否則,極陣老祖宗成就了仙王,何須如此麻煩?

    不過,這一次太初前來,對極陣老祖宗來說也是一個機會。

    極陣老祖宗想要以他對如何成就仙王的理解還有種種方法,再借助普光閣眾人的力量,在對戰太初的這一戰中,通過戰斗之法,成就仙王。

    此法,極陣老祖宗把握並不小。

    自然,他身為另外一個陣眼,雖然他還遠遠未到沖擊仙王的程度,可他也有機會,借此來沖擊更高的境界,哪怕無法成就仙王,他也可以借此提升修為,甚至沖擊到半步仙王!

    畢竟,那是他們全普光閣的力量,他很有希望,在這一戰中成就半步仙王。

    所有修仙之人都想要成就仙王,他自然也不例外。

    他也想要提升他的修為,可代價卻是所有普光閣的高手。

    如今,普光閣內,仙嬰道果境和道宮老祖們都進入了大陣之中,其他的弟子,還在外面,太初之人,自然不會放過這些弟子。

    既然啟動了混元陰陽歸宗陣,他很清楚,此戰若是太初贏了,那普光閣自然不復存在。

    可只要他和極陣老祖宗活下來,那麼普光閣便會存在。

    若是極陣老祖宗真的成就仙王,以仙王的能耐,普光閣在未來很短的時間之內,只用千年,甚至百年便可恢復元氣,甚至比之前強無數倍,因為他們有仙王坐鎮!

    有仙王在,無論是太初,還是今日幫助太初的這些道宮老祖所在的大教,無論是萬載大教也好,無上大教也罷,即便是古教,那又如何?

    誰可抗衡仙王?

    他們欠普光閣的,都要十倍百倍的吐出來!

    可是,那可是普光閣無數弟子啊!

    若是可以,他真的不想讓普光閣所有弟子因此死去。

    但他知道,為了普光閣,如今他只能這麼做。

    他是普光閣的閣主,老閣主將普光閣交到了他的手中,他便要對得起老閣主的信任,對得住普光閣列祖列宗!

    普光閣內,眾人的力量飛速向著兩處陣眼的位置匯聚。

    極陣仙王二世身與普光閣主兩人身上的氣勢越來越盛,尤其是極陣仙王二世身,他本便是最為頂尖的道宮境老祖,在無盡力量匯聚之下,他隱隱約,甚至有一種要突破桎梏突破枷鎖的意味。

    “情況不對。”一念仙祖遠遠望著陣法中央處的極陣仙王二世身,面色凝重,沉聲道︰“這陣法,似乎並非只是提升他們的戰力那麼簡單。極陣的氣息一直在攀升,這力量,已經超于道宮老祖的力量了,再攀升下去……

    他在借助普光閣一眾弟子的力量,他要借此沖擊境界。”

    “他要沖擊仙王!”

    眾人瞬間明白過來,極陣仙王二世身沖擊境界,那顯然是沖擊仙王了!

    無論是秦浩軒還是張狂、徐羽、一念仙祖,他們如今已經是天下間最為強大的存在了,可他們更清楚仙王的恐怖。

    他們如今是,修為越高,越能體會到仙王的強大,體會到他們和仙王的差距!

    倘若讓極陣仙王二世身也如同他前一世一般成就仙王,他們所有人合力也無法戰勝之。

    不可讓他成就仙王!

    “全力攻擊!”

    張狂一聲令下,眾人皆盡匯聚全力,向著遠處大陣中央的極陣仙王二世身發動攻擊。

    秦浩軒、張狂、徐羽三人,更是三宮疊加,借助劍盤之力,又是一劍斬出。

    一念仙祖、九瓶老祖、夢鐘老祖、太初六子……

    所有太初以及前來助陣的道宮老祖們,此時毫無保留,盡數全力施展出最強的攻擊。

    他們清楚,仙王,是所有人都無法抗衡的存在。

    若是讓極陣仙王二世身成就仙王,那麼不光他們所有人,連他們身後的門派也要一起跟著倒霉!

    天際之中,駭人的劍芒當先飛落,後方,一道道璀璨的道法、法寶墜落。

    這一方天際,在這一刻,轟然爆開。

    蒼穹撕裂,天際的烈日,此時都隱藏了起來。

    混元陰陽歸宗陣之中。

    眾人的力量瘋狂涌入陣眼之中,普光閣主此時全身神光匯聚,這個世上沒有仙王,眾人也沒有見到過仙王,可這一刻,他們卻感覺,普光閣主便是仙王。

    普光閣主抬手一揮,被他吸收的一眾普光閣道宮老祖以及仙嬰道果境高手的力量,匯聚一處,宛若擰成了一股繩子一般,所有的力量融合,宛若天外的浩蕩星河,飛出大陣之中,硬著秦浩軒眾人的攻擊飛落。

    霎時間,秦浩軒等人的攻擊,仿佛是投入河水之中的石頭一般,強的如果秦浩軒三人聯手的一擊,則是那種大一些的石頭,引起大一些的震動,小的則如同小石頭,只是蕩起一圈圈波紋,便隨之消散。

    “這……”

    “怎麼回事?他們的力量,全部融合了?”

    “他們那麼多人,道路都是不同的,甚至其中必定會有沖突,怎麼他們所有人的力量卻可以凝聚一起,沒有任何的沖突?”

    眾人一擊之下,紛紛大駭。

    他們的實力是比普光閣強的,之前他們可是斬殺了普光閣不少的道宮境老祖,更是一直壓著普光閣的道宮境老祖打的,甚至他們之中的一些人都可以脫離戰場,幫助秦浩軒三人。

    可如今,他們合力之下,卻是被對方擊敗了。

    他們的力量畢竟不同,無法做到水乳交融不說,甚至不少人的道法還會互相沖突,削弱彼此的力量。

    而普光閣一方,所有人的力量都凝聚到了一起。

    將眾人的力量,凝聚到一起,這是仙王才可以做到的手段!將眾人的力量匯聚,和借用眾人的力量不同。

    仙王也無法做到借用眾人的力量,卻是能做到以手段,將眾人的力量凝聚。

    浩蕩無匹的力量墜落而來,眾人紛紛後退,各自施展手段,好不容易這才擋住了普光閣主這一擊。

    而普光閣主,也並未再次攻擊。

    他們這陣法,更多的是為了讓極陣仙王突破成就仙王,並非是要以此陣法擊敗秦浩軒等人。

    “是極陣!”一念仙祖沉聲道︰“極陣雖然不是仙王,可他前一世畢竟是仙王,有著仙王的記憶和傳承,然後以陣法,做到了這一點。”

    怪不得,有人說,雖然如今天下大變,一位位仙王二世身紛紛醒來,可最為恐怖的還是極陣仙王二世身,因為他是以陣法之道成就仙王。

    那些仙王才可以做到的事情,仙王二世身也無法做到,可極陣,他卻可以借助陣法做到!

    這一點,普天之下,恐怕也唯有極陣一人!

    極陣仙王二世身並未出手,兩個陣眼,他一直在吸收眾人的力量,而另外一個陣眼的普光閣主一人出手,便擊敗了他們。

    秦浩軒微微一沉吟,開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們撤便是。”

    “撤離?”

    眾人紛紛轉頭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浩軒。

    他們好不容易殺到了普光閣內,如今,秦浩軒卻說撤退?

    這次撤退了,那以後呢?

    何況,秦浩軒對普光閣的恨意,在眾人之中,都是最為強烈的。

    他此時,卻說撤?

    一念仙祖滿是不解的看著秦浩軒,即便是身為古教教尊的他,此時話音中都透出一股焦急道︰“極陣正在沖擊仙王,我們卻這時候撤,萬一他真正的成功,那事後,我們所有人都跑不掉。”

    “沒錯,他成功了,沒有人可以抗衡仙王,所有人都跑不了,所以才不能讓他成功。”秦浩軒臉上露出一道怪異的笑容道︰“正是因為我們再次攻擊,他們為了保住普光閣,所有人都會上下一心,他們也只能上下一心,抵擋我們。

    可若是我們不在了呢?他們可是要在陣法之中的,他們是無法大範圍移動的,一旦他們出了那大陣之中,他們可不是我們的對手,他們自然不能追擊我們。

    而我們都走了,他們還會繼續維持陣法嗎?我們走了,他們自然要撤除陣法。沒有人會想要將他們辛辛苦苦修煉的力量送給別人。

    可是,普光閣的人想要撤了陣法,你覺得極陣仙王二世身會同意嗎?倘若,他真的是想要拿走所有人的力量沖擊仙王,在這種時候,他自然不會同意。

    可更沒有人,或者說,不會所有普光閣的人,都願意將他們一生的修為貢獻出來,幫別人成就仙王,最後自己修為全失直接等死。

    恩,他們不少人年紀應該不小了,沒有了修為,直接便會壽元耗盡而亡,或者說,他們在消耗修為的時候,便會因為修為的流失而死去。

    便是有人願意借力量給極陣,極陣必然會遭遇仙王大劫,力量所有的人都會在仙劫中死去。”

    “這……”

    “有道理。”

    “那便先撤離!”眾人紛紛贊同,普光閣大陣之中,那麼多人,沒有了外部的壓力,他們不可能上下齊心的。

    只要普光閣內有人反抗極陣仙王二世身,那時候便是他們打回來的時候。

    秦浩軒更是一把抓過了被張狂擒下的宋游,解除了宋游身上的禁制,開口道︰“好了,你可以走了。放走你,是因為當年你曾經為黃龍掌教立過墳。”

    “不必說的那麼好听。”宋游即便被眾人圍在中間,仍舊面色冰冷,沒有任何膽怯,冷冷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想要做什麼?你們放我走,無非是想要讓我將你們剛剛所說的一切告知給普光閣的一眾同門,讓普光閣解開陣法罷了。”

    “你可以選擇不說。”秦浩軒一臉俗所謂的看著宋游道︰“只是你想要看到你們普光閣的人全部死絕,不留一點香火,你可以選擇不說。那極陣,真的算是你們普光閣的人嗎?

    我太初與你們普光閣交戰,你們或許還能跑一些,可極陣仙王,他是想要將你們所有人都滅殺的。你自己考慮便是。”

    秦浩軒留下最後一句話之後,轉身便走。

    太初眾人撤離了,撤離的非常之快。

    “太初撤了!”

    “他們懼怕了,他們知道不是我們的對手。”

    “我們勝了!”

    “普光必勝!”

    混元陰陽歸宗陣中,普光閣內的一眾道宮老祖和仙嬰道果境的高手們,看到撤退的太初眾人,不少人已是興奮的高呼出聲。

    他們雖然是高手,是道宮老祖,可他們同樣也怕死,這一戰,他們同樣打的膽戰心驚。

    如今,太初終于退了。

    雖然說,太初的人並未死絕,他們因為在大陣之中,也無法去追擊太初,可太初終究是退了。

    這一次讓太初偷襲得手,看了下一次,太初再來便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他們會修復好他們普光閣的護山大陣,下一次,太初便是想要攻上普光閣都做不到!

    不少人紛紛吁出一口氣,邁步便向大陣之外走去,可身子才剛剛一動,他們卻是發現,他們卻是不受控制了。

    這陣法,在吸收他們力量的同時,也在束縛著他們。

    “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竟無法離開?”

    “究竟怎麼了?不是說,借用力量嗎?”

    不少道宮老祖發現無法離開之後,紛紛大驚,話音一出,頓時整個大陣之中,所有人都發現了問題。

    眾人盡數驚慌起來。

    普光閣主看到驚慌的眾人,連連開口安慰起來︰“混元陰陽歸宗陣,乃是極陣老祖宗布下的逆天大陣,此陣法,乃是仙王才能布下的大陣,極陣老祖宗布下此陣花費不少心血,同時也布的有些勉強。一旦啟動之後,便是極陣老祖宗都要花費不少時間,才可解除陣法。極陣老祖宗正在解除陣法,大家稍安勿躁。”

    “原來如此。”

    眾人聞聲,卻是安心不少,他們對他們的閣主,無比的信任。

    不過,還有人詢問道︰“閣主,多長無時間,才可解除控制?”他們的修為,他們的力量可是一直在消耗的,而且速度極其驚人。

    多久時間?

    普光閣主沉默了一下,他自是知道,這陣法一旦施展,除非極陣老祖宗成就仙王,否則是不會解除的。

    可他卻無法直說,他需要思考,如何回答。

    正思考著,一道聲音傳了過來,傳入眾人雙耳之中。

    “這陣法,是無法解除的,大家恐怕還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陣法吧。”宋游一路以最快的速度,飛到了大陣之外,面色冰寒的望向極陣仙王二世身。

    “宋游!休要胡言!”普光閣主看到歸來的宋游,面色大變,宋游怎麼被太初的人放出來了?他知道了些什麼?他是怎麼知道的?

    宋游聞聲轉頭看向了普光閣主,冰冷的目光中充滿了復雜之色,重重嘆息一聲道︰“閣主,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欺騙大家嗎?閣主,原本,我是最為崇拜您的。整個普光閣,甚至整個天下間,我宋游最為崇拜之人,甚至是唯一崇拜之人,便是閣主您!

    因為我知道,閣主您這一生都是為了普光閣,您一心只為普光閣。可是您今日太讓我失望了。”

    宋游說話間,臉上露出一道痛苦之色,他現在何止是失望,他甚至有種絕望的感覺。

    “你們當真以為,那極陣仙王二世身一切都是為了我們普光閣嗎?他算的上是普光閣的人嗎?

    好吧,他在普光閣,算普光閣的人,可他只是半路回到普光閣,只是和我們普光閣有淵源罷了,他即便算是普光人,他也不是真正的普光人。

    諸位,你們難道沒有想過,他為何要幫我們?當初他被秦浩軒打的敗退逃亡一事,可不是傳聞,恐怕他那時候便知道,他憑借他自己不是秦浩軒的對手,所以他要借用我們普光閣的力量。

    包括這一次教戰,一切也都是他的算計,他想要借助我們所有人的力量成就仙王。什麼借用大家的力量,你們的力量,被借用了那麼多,還能夠回來?怎麼可能回來?

    他是在吸收大家的力量。否則他為何不解開陣法?”

    宋游的話音一落下,眾人紛紛面色大變。

    “什麼?吸取力量?”

    “我能夠感受到力量的流失。”

    “難道真的不是借用,而是吸取?”

    眾人瞬間驚慌起來,甚至有的人,已經開始反抗,嘗試脫離陣法。

    普光閣主一下沉默了下來,他有很多話可以說,他可以說宋游胡言亂語,可以說宋游被太初放回來,是太初的陰謀。

    可是他都沒有說,他知道,眾人原本因為受到陣法的控制,便已經驚慌了,此時宋游再這樣一說,便是他開口還是有人會懷疑的。

    到時候,有人嘗試之下,若是脫離大陣,自然會知道,宋游所言非虛。

    普光閣主沉默,極陣仙王二世身卻是瞬間暴怒,該死的東西,他竟然說出了真相!他已經察覺到,大陣之中,有道宮老祖開始反抗了,想要掙脫陣法的控制。

    此時,他雖然還能夠控制大陣,可駕馭起來卻比方才艱難了許多,甚至他沖關都變的不順利起來。

    “找死!”

    極陣仙王二世身暴怒之下,直接出手,抬手一揮,一道巨大的光束倏然飛出,瞬間沖入大陣。

    極陣仙王二世身如今修為何等驚人,又吸收了一眾道宮老祖和仙嬰道果境高手的修為,他一擊之下,即便宋游如今身為九座道宮的老祖,可之前他被張狂重創根本沒有恢復修為,如今面對極陣含怒一擊,根本沒有絲毫反應躲閃的機會。

    光束飛過,瞬間洞穿他的胸口,炸出一個無比巨大的窟窿,他的身後,九座道宮一一崩塌,整個人普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即便如此,他仍舊艱難的抬著頭,向著眾人吶喊道︰“跑,快跑,為我普光閣留下火種……”

    即便如此,他想的不是他要死了,而是普光閣……

    太初人,都有太初之心,他普光閣之人,又何嘗沒有普光之心。

    他被極陣仙王二世身攻擊,而他最為崇拜的閣主,卻一直沒有開口,也沒有阻攔,他整個人的信念已經崩塌了。

    他的腦海中,甚至冒出了兩個字來。

    叛徒,他的閣主,這般做,與那太初的慕容超有和區別?

    這可是他們的閣主……

    大陣之中,眾人望著倒下的宋游,不少人面露悲傷之色。

    宋游,他們普光閣內,最為天才的弟子了,甚至極有可能成為下任閣主。

    整個普光閣內,所有人也都知道,宋游對普光閣的忠誠。

    不只是宋游,便是宋游任院主的普光別院,在宋游被抓住之後,他們所有人都義無反顧的選擇了犧牲,撞擊太初。

    如此忠心的宋游,卻是被極陣仙王二世身這樣擊殺。

    普光七光之中,紅光老祖直覺得渾身冰寒,整個人仿佛墜入冰窖之中一般,這可是宋游,整個普光閣上下,誰不知道宋游對普光閣的忠心。

    這是以為,一心只為普光閣之人。

    否則,他也不會成為,呼聲最高的下任閣主人選。

    他為普光閣出生入死,在得知普光閣第受到攻擊之後,第一時間趕至,最後,他卻沒有死在太初人手中,而是死在了普光閣自己人的手中。

    鬼殺長老痛苦的閉上了雙目,他很早便是普光閣的長老了,那時候他還不是道宮境老祖,可他第一次看到宋游,第一次認識宋游的時候,他便認定這是普光閣的未來,可這普光閣的未來,卻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不,那極陣老祖根本算不得自己人,他只是利用普光閣罷了!

    寒光長老,望著大陣之外,死去的宋游,這一刻,卻是有一種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覺,普光閣最為忠心的弟子,最有可能繼任閣主的宋游便這樣死了,沒有任何緣由的直接斬殺。

    這可是普光閣的弟子,便是閣主,也不可如此輕易的斬殺普光閣弟子。

    何況,這還是普光閣的高層,別院的院主,下任閣主的繼承人之一。

    極陣仙王二世身,他根本沒有將普光閣的弟子當人看,他根本沒有將他自己當普光人。

    宋游說的對,他根本算不上是普光人。

    這樣的人,有何資格,讓他們付出?有什麼值得他們奉獻一生修為?

    便是他成就仙王又如何?

    他根本不將他自己當普光閣的人看,那和普光閣有關系?

    若是他們都死了,只剩下極陣仙王二世身活著,那便是普光閣真的滅亡了。

    極陣仙王二世身會管普光閣死活,會重振普光閣?

    別做夢了,他眼中根本沒有普光閣!

    這樣一個人,他們還一直當是普光閣的未來,普光閣最大的依仗,這是何等的可笑!

    “走!我鬼殺,可以為普光而死,可我卻不會為,心中沒有普光之人犧牲。”

    “走,我凜冬,不認他是普光之人!”

    “閣主,你變了,你不再是我普光閣的閣主,你不配!”

    “我普光何其悲哀,堂堂無上大教,卻落到這般。”

    這一刻,無數普光閣的高手心傷,心死。

    看看對面的太初,過了一百多年了,當初太初被險些滅教,剩下的老人恐怕也都死的差不多了,大不多太初人都是新入教的弟子。

    可此時太初卻是上下一心,無論是太初的老人,還是新入教的弟子,無論是如同秦浩軒那般的高手,還是修為弱小的弟子,所有太初人都不惜生命,只是為了太初。

    他們甚至可以為了太初,而選擇與他們普光閣的人同歸于盡。

    在看普光閣,甘願為普光閣犧牲的人,沒有死在太初手中,反而死在了他們所謂的老祖宗手中。

    他們的閣主,明明知道真相,甚至還欺騙他們。

    如此閣主,如此所謂老祖宗,值得嗎?

    他們不想為了極陣仙王二世身做任何的犧牲,他們不會為了極陣而死,大陣之中,所有道宮境老祖所有仙嬰道果境,盡數暴動,他們瘋狂的反抗著,想要逃離大陣。

    可是,太晚了。

    “混賬,沒有本尊,你等能夠成就道宮,成就仙嬰道果?”極陣仙王二世身震怒不已,面對這大陣之中所有道宮老祖的反抗,他卻也只能和普光閣主聯手操控陣法鎮壓眾人。

    他們兩人乃是陣眼,有著吸收的眾人之前的法力,又有大陣加持,便是面對眾人的反抗,也足以鎮壓眾人。

    只是,他們操控陣法之下,卻是根本難以突破。

    遠處,秦浩軒等人看到普光閣大陣之中,暴亂的眾人,一個個反身攻來。

    機會終于來了!

    太初眾人破空飛來。

    極陣仙王二世身雙眸一凝,望著飛來的眾人,抬手向著天際,急速畫去。

    一指落下,天際之中立刻留下一道幾乎難以抹除的裂痕。

    這力量,這是來自方才他吸收的普光閣內,一眾道宮境老祖和仙嬰道果境老祖的力量。

    指天畫陣!

    極陣仙王二世身,只是憑借單純的力量,在天際之中,迅速畫出一個大陣。

    他的手指似是畫天為牢,畫出一個大陣,將秦浩軒等人團團困在了大陣之中。

    憑借宋游的本事,必然看不穿他的目的,唯有秦浩軒等人,一定是秦浩軒等人說出了真相,特意放宋游回來的。

    便是他們,害的自己無法萬人齊心,助自己突破仙王。

    還有普光閣的這群忘恩負義的東西,若是沒有自己,普光閣早已被太初夷平,此時他們卻說自己不是普光閣的人了,他們忘了,當初他們迎回自己的時候,是何等的搖尾乞憐。

    他們更是忘了,當初自己讓他們成就道宮的時候,是如何發誓,如何奉自己為普光閣老祖宗的。

    不想出力是嗎?

    現在,太初便困在此處,你們不想出力,也要出力死戰了!

    ps:昨天說今天更個大章,我做到了。想看各種太初外篇的可以去加下我的公眾號,網文家高樓大廈。里面有刑跟黃龍的外篇,以及我會不定時的在里面抽獎贈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