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3章 沙盤推演

    ,最快更新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最新章節!

    花榮知道這女人的厲害,在他被抓的時候,女人是如何囂張的要花榮求她投效獠人。

    這種女人放在身邊,遲早都是禍害。

    “美人!”

    王英驚得在一旁大叫,上去蹲在女人身邊摸了摸她的脈息。

    他氣的與花榮大叫,“你,你這人也太殘暴了吧?她只是個女人,何必殺死呢!”

    花榮教訓,“她是北獠奸細,遲早會害死你的。”

    王英怪叫,“北獠女人也行啊!這麼漂亮的美人,給我當個媳婦該多好啊!”

    大家都無語一笑,叫上外面的人進來把尸體抬走。

    宋玉嬋與王英安慰道,“王大哥,天下的女人多的是。你現在也是義軍的將領了,待我們功成之日,你還怕討不到老婆嗎?”

    王英叫苦道,“我這五短身材,什麼樣的女人才會看上我呢?”

    宋玉嬋大笑,“你放心,你的老婆保在我的身上。如果有何時的姑娘,我肯定給你介紹。”

    武松在一旁笑著附和,“對,大小姐喜歡當媒婆。”

    大家都哄鬧大笑,紛紛安慰起王英。

    王英與宋玉嬋抱拳道,“那就這麼定了,大小姐可不要誆我。”

    “怎麼會!”

    宋玉嬋笑著與他保證,讓眾將馬上下山與盧俊義會和開會。

    朝廷的支援大軍馬上要來,王英三人的任務是要配合盧俊義攔住他們。

    同時,兩軍配合一起進攻滄州。

    他們下山到盧俊義的營帳坐下後,盧俊義進來高興的告訴了大家一個好消息道,“剛剛收到最新的消息,大名府已經下令,讓秦明帶大軍去支援薊州。只要他一走,滄州城唾手可得。”

    “真的?”

    “太棒了!”

    “如此大事可成!”

    “……”

    大家都是滿臉興奮的對望了一眼,只有花榮愁著臉坐著不說話。

    宋玉嬋與他問道,“花榮大哥,你是不是擔心解語姐姐?”

    花榮點頭道,“也不知道她在城里怎麼樣了?”

    宋玉嬋笑著道,“你放心,我已經把她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等咱們拿下滄州城,你就可以見到她了。”

    花榮看著她,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沒想到這丫頭辦事如此周到。

    他昨晚一急,都沒有顧得上妹妹的安危。

    現在想想,當真是有些後怕。

    他與眾人抱拳道,“此次攻城,我花榮願做先鋒。”

    盧俊義答應了他道,“有花榮將軍出手,我們拿下滄州就十拿九穩了。”

    他起身在帶著眾將到沙盤前面,馬上給眾人安排了任務。

    由花榮做先鋒,從南城發起主攻。

    王英三人帶來的十萬大軍,分三路人馬。

    一半人馬歸花榮統帥,一半人馬從東西兩門與滄州城發起進攻。

    東西兩個方向,現在有鳳翼山做策應,比南門進攻要簡單。

    盧俊義的麒麟軍,負責攔截朝廷北上來的援軍。

    騎兵擅長機動作戰,不適合攻城。

    盧俊義親自在陣前坐鎮,宋玉嬋三人隨花榮一起進攻南門。

    各路將領抱拳領命,馬上帶著各自的人馬按照軍令行事。

    中午時分,滄州城三個方向都開始響起隆隆的軍鼓聲。

    城內的秦明大營里,副將听到軍鼓的聲音,與秦明連忙叫道,“大將軍,該做決定了。此時不走,可就來不及了。”

    身邊有副將也開口勸道,“賊兵顯然是圍三闕一,故意放我們離開。我們要是不走,待北城門被賊軍圍住,咱們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秦明知道,賊兵這是故意給滄州挖了個坑,讓他往里面跳。

    軍令如山,他現在是不跳也跳。

    若是在滄州不動,可能會保全滄州,也可能會保全他的這支兵馬。

    但是卻保不住他的官職,甚至是人頭。

    他要是出了滄州,估計還沒有到薊州就被盧俊義的麒麟軍全部吞掉。

    論起騎兵,在麒麟軍後,燕雲鐵騎排第一位。

    現在麒麟軍剛剛籌建,還看不到真正的實力,但是名聲在外,由不得秦明不重視。

    他思索再三,無奈何與下屬吩咐,“輕裝起營,支援薊州。”

    “諾!”

    手下將領皆是抱拳領命,馬上下去讓早已準備的將士起營開拔。

    消息很快傳到慕容知府的耳里,慕容知府呆坐在座位上,哭喪著臉大叫,“秦明害我,秦明害我啊!”

    城北大門,秦明帶著三萬精銳騎兵,一人兩匹戰馬,帶著物資全部出城。

    馬蹄飛揚,在路上都揚起了漫天的灰塵。

    各路探子馬上把消息傳回自己的一方,沙盤上的推演再次變化。

    大名府內,知府梁中書收到消息,馬上高興的帶著過去與童貫和高俅稟告。

    兩人正在指揮所里查看沙盤,收到這個消息後,馬上把秦明一方的令旗往薊州方向刺進一個位置上。

    高俅滿意道,“這個秦明,還是很听話的人。之前我還擔心,他會抗命不遵。”

    童貫道,“他也是開國名將之後,知道吃的是誰家的飯,帶的是誰家的兵。滄州雖然重要,但只是一個棋子而已。大名府可是北方的腦袋,要是這腦袋讓人給砍了,整個北方可就再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還是樞密使高明,坐鎮于此,運籌帷幄于軍帳之中。賊兵四散分兵,一旦咱們這顆秘子過來,齊魯兩州的賊兵定然大敗!”

    高俅拍著馬屁,把西夏一方的軍旗從西面刺進了齊魯兩州。

    童貫大笑,“宋公明不過一個小小的賦閑國公,豈會帶兵打仗。他對付的只是一個州,而我們可以調動的是整個大宋的資源。他打死也不會想到,這支騎兵就是埋葬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樞密使高明啊!”

    高俅恭維大笑,仿佛看到了宋公明的覆滅。

    梁中書站在一旁,弱弱的問了一句,“恩相,高太尉,這秦明北上,滄州城可就危險了。要是滄州城丟了,慕容知府的罪過可就大了。”

    他與慕容知府都是文臣,平時關系不錯,因此替慕容知府說了句公道話。

    高俅卻是不屑輕哼道,“他慕容知府,仗著自己妹妹是皇妃的關系,平日里何時把咱們放在眼里過?現在正好,借著這次機會挫挫他的銳氣。讓他知道,不是什麼皇親國舅都能在朝野上下橫行無忌。”

    “是,是,太尉說的極是!”

    梁中書在一旁連連點頭,不敢再多說什麼。

    他知道,秦明這一走,慕容知府是要徹底完了。<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