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 帝者無敵

    <ins></ins>

    洛天的面色頗為的難看,手中的長矛上,滴滴血液順著長矛流淌而下,整個手臂似乎都要崩開。

    “天帝的肉身,居然不曾擁有任何的神性?”

    洛天不解開口。

    自從自己融合這幅林亦的肉身之後,才發現天帝的肉身,居然是凡體,唯一的區分,或許就是天帝的肉身力大無窮,想比較尋常人的體質,要力氣大上不少。

    不然的話,自己都不知道被斬滅多少次了。

    “若是這幅身軀是聖體的話,在這個重文輕武的歲月里,哪怕是我一人沖數萬人的軍隊,我也有把握。”

    洛天眯著眼,自己當初在練體境界的頂峰的時候,就足以擊碎數萬斤的巨石,在凝氣五層之前,力氣之大,足矣開山破岳,融靈階段,尋常的小山,會被自己一擊生生蕩平開來。

    但是這幅身軀做不到,天帝的肉身,居然還不如當初的自己。

    “林公子,別跑了。”

    身後提著重戟的古營嘴角流露出來一抹獰笑之色,他騎著一頭白色的戰馬,身披黃金色的戰甲,此刻帶著冷漠與憎恨,看著洛天。

    這個家伙,這些時間里,生生殺了不下于一萬人!

    他手底下不知道多少親兵,被斬殺殆盡。

    耗費了足足上萬的騎兵,以及八千多的重騎進行不斷的沖擊,才算是重創這個家伙。

    他不知道這樣的人型凶獸到底是怎麼出現的,唯一知曉的便是,此人絕不能留!

    洛話,只是猛的夾緊了馬腿,身下的馬匹瘋狂的奔跑起來,咬著牙,防止嘴角的血液流淌下來。

    馬匹的速度,是比不上洛天自己的,但是現在是融靈階段,靈力太經不起揮舞了,在這種情況下,洛天只能勉強溝通血術,讓自己恢復氣血。

    “當初的天帝,究竟是怎樣破局的?”

    洛天當真是想不到,自己有把握滅了那三十萬大軍,但是付出的代價也大到離譜。

    自己和齊先生對弈,如果認真的話,能有八成的勝算,當初的天帝,在掌權方面,絕對不可能超越自己。

    在沒有絕對的戰局掌控力的情況下,天帝到底如何做到的破局?

    這是必死的局面!

    滴滴腥紅的血液揮灑而下,身後的大軍,如狼奔襲而來。

    “嗡!”

    伴隨著破空之音響起,敵方的一桿長槍,已然在自己的身後掠過。

    “嘩啦!”

    腥紅的鮮血在後背濺射,一條尺長的血痕出現,洛天差點被捅穿!

    劇烈的疼痛,讓洛天反手便是猛的一槍捅穿殺出,身後的那位騎兵被生生貫穿了頭顱,當場隕落。

    這就是天帝的肉身,完全扛不住尋常修煉者的一擊,如果是洛天當初的體質,哪怕聖體沒有開啟,也不至于是這樣。

    這一幕,身後的古營,嘴角的冷笑之色,愈發的濃烈起來。

    身後騎兵的追殺,也是愈發用力。

    一騎絕塵而去,腥紅血液流淌不止,如被追擊的綿羊,洛天的狀態太差,這具身軀的回復能力和自己當初的肉身相比差了太多,肉身破敗,體內的靈力所剩不多,若是全盛狀態,身後的那些人,自己有絕對的把握,一人盡數斬殺!

    帝路,本身就是逆天而行。

    在此地死亡,就會真正的死去。

    前方無路,後方,是死路一條。

    洛天猛的喘息一口,腦海里浮現了諸多。

    “我太糾結了。”

    洛天開口,在這種狀態下,他有了些許的理解。

    對于整個大道的理解。

    “我太糾結于天帝的破局之法,以至于我困于這個地方,我既然重生為天帝,那麼對于我來說,應該用我自己的方法來進行破局,我不是天帝,我是,洛天!”

    洛天的眼眸當中,有精芒閃爍。

    從踏足帝路當中之後,這還是自己第一次,遭遇如此險境。

    不過,很快,洛天便是眯住了眼楮。

    “不對,自己不會死,對于他們而言,要挾齊先生的法子,不只有一種!”

    洛天內心開口,自己身為齊先生的唯一弟子,那麼顧城桉下達的第一命令,絕對是活捉自己。

    而此次對方下達來的數萬大軍,也被拼殺的數量並不多了。也就是說,對方滿打滿算,軍隊也只有二十萬左右了。

    “那麼此行我的任務,就只是誅殺此地的那些騎兵,他們定然不敢殺我!”

    洛天深呼吸一口氣。

    果然,要按照自己的方法進行破局。

    原本洛天的打算,是按照不斷騷擾的戰術,消耗敵軍,還有不斷地進攻,打下一座又一座城池,這樣徹底拖垮南妖帝國。

    這個計策其實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因為洛天糾結于天帝的破解之法,其實不夠果斷,如果果斷一些的話,那麼對方來追擊的時候,就應該進入城池避戰。

    再強大的騎兵,在城池面前,也毫無作用可言,只能騎著戰馬看著這一切發呆。

    至于圍城,那麼唯一的結果,肯定就是被城牆上的弓箭,全部斬殺。

    原本古營,已經追擊洛天,不到三百丈的距離了,誰知道那位驟然將韁繩一提,嘴角流露出來了一抹獰笑之色。

    “你不是想殺我麼?來,我讓你殺!”

    洛天猛的調轉槍頭,火速奔襲而去。

    對面的古營,面色驟然一變。

    瘋了,這家伙徹底瘋了。

    按理來說,就算殺了洛天,也能引出齊先生。

    但是問題就在于,那九萬大軍,要如何處置?

    現在二十萬軍隊,面對九萬大軍,元帥一死,哀兵必勝,那九萬大軍,勢必會瘋狂沖殺,畢竟他們家的元帥,是沖在第一線的。

    當然,最關鍵的,還是元帥,以及諸位大將,多次開口,莫要斬殺林亦,古營有些不理解元帥那些說辭,但是現在只能照做。

    “不要傷他,不要殺他!”

    古營連忙開口,一時之間,四周的諸多騎兵,一陣陣發愣,我們追擊了這麼多天的人,現在跟我來一句,不要殺?

    此人宰了我們數萬的軍隊啊!

    “誰若是敢傷此人分毫,誅九族!”

    或許是擔心方才的說辭無用,古營再度怒斥一句,這一幕,讓諸多的騎兵,蒙了。

    此前可是傷他血肉,獎黃金百兩,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一騎絕塵而去,在沒有了擔憂的洛天瘋狂殺入騎兵隊伍當中,數千的騎兵被徹底攪的稀爛,所到之處,血肉橫飛,最終,在洛天殺了近乎快一半的軍隊之下,依舊還是被生擒,看著面前殺到昏厥的洛天,古營眼底里的殺意,可謂是從未如此濃烈過。

    他反殺了自己麾下數千的騎兵,自己居然只能站著看戲?!

    狠狠地一甩長袖之後,他也只能咬著牙怒斥一句。

    “綁了!”

    此刻,昏厥的洛天,還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敵方數位大將,以及馬上要見到的那位元帥,居然都是自己人。

    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或許就是帝路真正安排的原因所在。

    沒有哪一條路是死路,成帝者,不可對這片大世絕望。

    帝者無敵!要有一路走下去的信念。

    推薦︰

    <style>.remend  a{font-size:15px;color:#396dd4;padding:0  10px}</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