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5

    軒帝聞言眸中盡是滿意之色,頗為溫和的道“那倒是可以考慮婚配之事了。”

    依偎在軒帝身旁的袁妃也言笑晏晏的出聲附和道“就不知世子妃想要個什麼樣的弟媳婦了。”

    她的眼楮明亮,說起話來顯得整個人脆生生的,別有風情。

    能得皇上賜婚,那可謂是恩寵了。袁妃的眼神落在夏听凝身上,也不知為何,她看著這位靜王世子妃,心里頭沒由來的總覺得有些不舒服。

    夏老爺聞言有些激動不已,想要個怎樣的兒媳婦,那自然是娶公主了,這樣一來他們夏家可就是皇親國戚。

    從此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夏听凝恍若听不到袁妃的話般,只微微勾起唇角淡笑道“雲兒如今也只是個半大的孩子,婚配一事還言之尚早。臣婦想,待他弱冠之後,自己慢慢去尋個喜歡的就好。”

    這就是不同意賜婚了。

    軒帝雖有點可惜,他確實是存了個心思,幾個年幼的公主還尚未婚配,若能指給夏子雲一個,倒是極好。

    但瑾兒媳婦不同意,卻也不叫他意外。

    那個詞是如何說來著。

    “自由戀愛。”

    她們那的人似乎都信奉于此,最不喜別人干預。

    強扭的瓜不甜,他也只是動了個念頭,問問這凝兒意下如何,倒沒想一定要成事。

    既然此事不成,軒帝也就揭過不提說起了別的,神色間也無被人拒絕的震怒,一臉的平常。

    夏子雲也悄悄松了口氣,他可不想突然間就被人強塞一個陌生的未婚妻。

    袁妃卻是為此暗自生惱。皇上有意賜婚,可謂皇恩浩蕩,真是不知禮數。

    她方才揣摩準了皇上的心思,遞了話過去對方不但不接,反而無理的一口回絕。

    這還是頭一回有人敢如此待她。

    那日她隨父進宮,一眼便讓皇上看中,迎來了她一生的轉折。

    入宮這些日子她深得恩寵,吃的、用的,每一樣都是宮里頭最好的。日日受眾人仰望,就是皇後遇到她也要退讓三分。

    自己才是這天下間最尊貴的女子。

    那些入宮的夫人哪個看向自己不是帶著嫉妒和艷羨,低下身段百般的討好。

    這夏听凝卻非但不尊著她,敬著她。就連目光也平常得像是在看一個普通人。

    早晚她會讓對方後悔不該得罪自己的。袁妃暗暗在心里給夏听凝記了一筆。

    待到華燈初上,宴席散去。

    軒帝瞧著天色已是大暗,思慮著同緊跟身後伺候的公公道“你去將靜王世子一家留下,這會天色已晚,路上昏暗不便駕車,讓他們在宮里住上一晚。”

    “是,奴才這就去辦。”公公領旨而去。

    袁妃卻是面色微沉,皇上對這靜王世子一家也未免太好了,這才什麼時辰,宴席上哪個不是此時駕車回府,怎麼到了他們那就是不便了。

    一路無言,待與軒帝一同回到寢宮洗漱就寢時,袁妃終于克制不住心頭的那點不快了。

    “皇上,今日席間那靜王世子妃未免也太不識好歹了,賜婚可是恩寵之事,能得皇上如此偏待,她竟是不領情。”袁妃嬌著聲音,不滿的開始吹起枕邊風“這也太不將您放在眼里了。”

    軒帝此時正閉目休息,聞言眉頭微動,卻是沉靜道“凝兒性子如此,心里頭想什麼便說什麼,不會同朕來那套虛的。至于賜婚一事,她既不願,那便罷了。朕听瑾兒說,她極寵自己的弟弟,想來是希望他自己找個兩情相悅的,這倒也是應該的。”

    說著頓了頓,又道“說起來,愛妃的性子可不就同凝兒一樣嘛。”

    聞言,袁妃頓時氣極,她自入宮便發覺皇上甚喜她直言不諱的模樣,就是偶爾使一使性子也不礙事,反倒越叫皇上喜歡。因此平日里她都是有什麼說什麼,不像別的嬪妃奴顏討好。

    她原以為皇上是只偏愛她一人如此,沒想到那夏听凝竟也是一樣。

    自己倒是小瞧了她了,竟能得皇上這般厚待。

    想到這,袁妃稍稍扭曲了面容,卻又不敢明著反駁軒帝的話,只能盡量控制好自己的語氣道“臣妾也是為皇上叫不平嘛。”

    軒帝唇角淺淺上翹,仍舊閉著眼楮道“愛妃有心了,不必多慮。夜已深,快些歇息吧。”

    袁妃頗為氣悶的暗暗咬牙,滿是不甘的閉上了眼眸,心里對夏听凝的厭惡又是加深了幾分。

    不同于袁妃的滿心不快,此時,听到前來的公公傳達的旨意後,百里容瑾偏頭對著夏听凝道“曦兒已睡著了,為免路上顛簸,不如在宮里歇息一晚吧,明日再回也不遲。”

    夏听凝低頭看了眼懷中睡得正香的兒子,點頭對著傳話公公道“這樣也好,那就有勞公公帶路了。”

    後者豈敢托大,恭敬著道“不敢,世子、世子妃,請隨奴才這邊走。”

    進了暫住的宮殿,夏听凝先是安置好了兒子。一番洗漱後,方才靠在百里容瑾的懷中安然睡去。

    羿日,晨起時百里容瑾已上早朝去了,夏听凝由晚玉伺候著梳洗,不多時便有宮女端來了早膳。

    用過宮里的早點,又喂飽了兒子。距離下朝還有段時間,夏听凝也只能抱著兒子干等著。

    被安排過來服侍的宮女見狀,便提議道“不如奴婢陪世子妃到外頭走走。”

    聞言,夏听凝思慮了番,反正左右無事,倒不如帶著曦兒出去散散步。便點頭同意了。

    一路上,在宮女的指引下,走過不少景色好的地方。

    皇宮里處處精致別樣,讓人賞心悅目。

    百里晨曦也睜著圓溜溜的眼楮,煞有介事的盯著頭頂垂下開放的艷紅花朵。

    隨侍的宮女是個玲瓏心思,一路走來對各處建築、景觀都會介紹幾句。

    “世子妃,前頭有個亭子,不如到那邊歇息下,奴婢再著人去備些吃食過來。”看過了幾處景色,走的路也不短,宮女貼心的適時提議道。

    走了半晌,又抱著百里晨曦,夏听凝確實有點累,便點頭道“就依你所言。”

    一行人移步琉璃瓦頂的園亭中,玉桌圓凳一應俱全,另外隨行的幾個小宮女一早便去取茶飲糕點等吃食了。

    夏听凝抱著百里晨曦坐下,四周環看,全園景色盡現眼底,在這里歇息的確再好不過了。

    夏听凝一手輕哄著懷中的兒子,一邊細語輕問隨侍的宮女道“我還不知你叫什麼呢?在哪個宮里當值?”

    宮女大方有禮的答道“奴婢名木枝,在棲鳳宮,皇後娘娘宮里當值。”

    夏听凝聞言恍然,“原來如此。看你年紀不大,不知入宮多久了?”

    “奴婢打小入宮,如今已有八個年頭了。”

    一問一答間,前去取吃食的小宮女們提著幾個食盒回來了,手腳利落的將各式糕點擺上了桌。

    宮女木枝則是端著茶盅遞過來道“世子妃,喝口熱茶吧。”

    晚玉見狀忙小心的從夏听凝懷里抱過百里晨曦,好讓自家小姐騰出雙手。

    喝茶間,遠處隱隱傳來了嘈雜聲。

    夏听凝略微疑惑的抬頭,這宮里向來秩序嚴謹,怎會有人敢吵鬧喧嘩。

    宮女木枝只抬頭一下便又轉了回來,神色淡然的解惑道“離這最近的是袁妃娘娘居住的’長樂宮’,隔幾日總有伺候得不好的宮女太監被杖責,這已是常事了。”

    原來如此。夏听凝心中了然,聖眷正濃,也難怪蠻橫難伺候。

    夏听凝剛嘗了幾塊糕點,便有太監從遠處尋了過來。

    “世子妃,原來您在這。皇上御書房有請。”

    皇上要見她?夏听凝拿出手帕輕輕擦拭唇角,起身抱過了兒子,這才跟著傳話的太監走。

    御書房外,夏听凝還未進去,便听到里邊傳來嬌憨聲道“皇上,您幫臣妾看看今日的妝容如何,方才一個宮女笨手笨腳的,竟然差點將臣妾的眉給描歪了。”

    夏听凝在心里暗暗翻了個白眼,端著面無表情的神態踏進了御書房中。

    原本正纏著軒帝撒嬌的袁妃登時不悅,哪個沒眼色的膽敢這時候進來。

    一眼望去卻是瞧見了極不想見到的人。

    好哇,她還沒找人家晦氣,對方倒先自己找上門來了。

    夏听凝可不管這些,只上前點頭道“皇上,娘娘。”

    軒帝和顏悅色的抬手道“凝兒來了,坐吧。瑾兒和淵兒有事去了皇後宮里,你們午間就留在這陪朕用膳吧。”

    夏听凝還沒說什麼,袁妃先不樂意了,拽著軒帝的衣袖嬌著聲音道“皇上,您不陪臣妾用膳啦?臣妾一個人可吃不下呀。”

    夏听凝坐在椅上眼觀鼻,鼻觀心,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心里卻是暗暗腹誹,這袁妃怎麼看都是個被寵壞的嬌小姐,愛做作。除了一張臉,哪點都不像那個穿越前輩。

    軒帝也有些無奈,看著袁妃的臉,好聲哄道“朕晚上再陪你用膳,你先回宮好好歇息吧,莫要再鬧了。”

    眼見皇上不肯松口,她也不敢鬧得太過,只是滿臉不高興。臨走前,更是私下狠狠瞪了一眼夏听凝。

    真是躺著也中槍,夏听凝暗暗撇了撇嘴,看著軒帝道“皇上,最難消受美人恩哪。”

    看那袁妃的架勢,這種事情恐怕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軒帝一怔,語氣頗為懷念和留戀道“你也看到了,她那張臉,是那麼的像。朕……”

    “不像。”夏听凝斬釘截鐵道“只是空有一張臉,形似神不似。皇上莫要將兩人相提並論,不管是為人處事,日常行為,都大相徑庭。世間相似者大有人在,不管哪一個,都不是她。仿制品終究還是仿制品,成不了真的。”

    ……

    夏听凝從御書房中出來,便瞧見百里容瑾和蕭景淵正從不遠處走來。

    “表嫂,你怎麼出來了,父皇不是說要一齊用午膳麼?”迎上前來的蕭景淵疑惑道。

    還用午膳呢,晚膳他都不一定會吃。夏听凝挑挑眉道“皇上想必是沒胃口用午膳了,我們先回府,你也不必去吵你父皇,讓他一個人靜靜。”

    百里容瑾溫言道“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不過是有些事要想想罷了,想通了就好了。”夏听凝一臉輕松的道。

    “那我們先帶曦兒回府吧。”百里容瑾溫笑輕言道,看凝兒的樣子,便知沒什麼嚴重的事情。

    蕭景淵看了御書房一眼,也道“那我跟表嫂你們回府。”

    日子一天天過去。

    自那日的御書房談話後,宮中便不時有消息傳來,軒帝應是想通了,那日起,漸漸疏遠了袁妃。沒了皇帝的寵愛,她的日子自然不如先前那般好過。

    值得一提的,便是靜王爺挑了個時日,將百里塵軒一家分出府單過。

    好歹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縱然靜王爺痛恨他的生母,臨了分家之時還是沒虧待這個兒子,將另外一座佔地面積頗為寬敞的府邸給了他,另還有幾個莊子、百畝良田和幾間鋪子。

    百里塵軒也沒任何不滿,拿著地契等便開始安排搬家事宜了。就連阮氏都破天荒的一聲沒吭,著實令人驚奇。

    不出三日,百里塵軒一家便已將東西全都收拾完了,干淨利落的搬出了靜王府。

    臨走時,阮氏反倒一臉嘲笑的看著夏听凝,走得干脆,生怕被人家賴上似的。

    夏听凝不用看也知道對方肯定又在想些有的沒的。不過現在既然已經分家了,她也不必理會。

    在府里,夏听凝隔幾日便要去為百里二夫人診脈,飲食上也要精心安排,這一胎來得意外,也來得不易。半點都馬虎不得。

    時間一晃便要到年關了,這日,夏子雲用過早膳便到府里頭來了。

    夏听凝這會正在查看鋪子和莊子的賬目,想著到時給伙計和佃戶們發點年終獎金。

    晚玉則守著躺在搖籃里呼呼大睡的百里晨曦,替他蓋嚴實毯子,以免著涼。

    倒是綠蕪眼尖,一眼便瞧見了夏子雲,將之迎進來道“小姐,少爺來了。”

    “雲兒來了,外頭冷,快過來。”夏听凝從賬目中抬首,笑著招呼道。

    “姐姐。”夏子雲乖巧的坐到夏听凝身旁“曦兒呢?”

    夏听凝接過綠蕪剛沏的熱茶,遞給自家弟弟道“在那邊睡著呢。娘在家里可好?眼下就要過年了,衣裳什麼我都給你們備好了,回頭我讓人送過去。你自個可還缺什麼?”

    夏子雲聞言搖了搖頭,想了想又小聲道“姐姐,我想養匹馬。”

    “養馬?”夏听凝有些好笑的道“你怎麼突然想要養馬了?”

    她弟弟可是連騎馬都不會。

    夏子雲睜著漂亮的眼楮道“我有個同窗,他是個愛馬之人。前幾日他邀我去他家里看馬,我挺喜歡那些小馬匹的,而且他說開春要約上幾個人騎馬去郊外游玩。”

    “好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夏听凝聞言也就答應了,“過幾日我讓你姐夫給你挑幾匹,再讓他找人教你騎馬。”

    “恩。”夏子雲歡快的點點頭道。

    晚間用膳時,夏听凝就同百里容瑾提起了這事。

    對于妻弟,百里容瑾向來是拿他當自己的親弟弟對待的,這點要求豈會不依。

    倒是在桌旁原本跟弟弟吃飯吃得不亦樂乎的百里容奇,听到這事後,鼓著腮幫子忙道“我也要,我也要小馬駒。”

    小馬駒哎,好像很好玩的樣子。百里容辰也睜著亮閃閃的眼眸看著百里容瑾,意願顯而易見。

    “都有,大哥不會厚此薄彼的。快吃飯吧。”百里容瑾眸間含笑,溫聲道。

    眨眼間就到了熱鬧的大年夜,一家子在一起用過了團圓飯,靜王爺等又笑眯眯的給小輩們一人封了一個大紅包。

    窩在夏听凝懷里的百里晨曦,雖然還不知道紅包是什麼,但也不妨礙他一臉歡快的拽著它們。

    一家人直至很晚方才回房歇息,百里晨曦鬧騰了一晚上,早就沉沉睡了過去。

    百里容瑾同夏听凝一起沐浴洗漱,抱著她出來坐到榻上,細心的替她擦拭著濕漉漉的長發。

    看著她干淨未施粉黛的清容,心中一動,不免低頭貼上她的粉唇,淺淺的親吻著。

    “凝兒,能娶到你,真好。”百里容瑾貼著夏听凝的臉頰低語道。

    夏听凝聞言故作嚴肅的調皮道“你知道就好。”

    百里容瑾低低的淺笑,吻上她的額頭道“我自然是知道的。”

    窗外灑進了柔和的月光,時間仿佛定格在了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