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1章 防火防盜防狗男人

    安歌篇——

    北斯城醫科大學。

    r國最好的大醫科大學,匯集了全國頂尖的醫學生。

    多媒體教室,r國醫學科學院研究所所長,兼北斯城醫科大學教授的安翊笙,正站在講台上給大三醫學生們講課。

    如今五十多歲的他,容貌卻與二十年前沒有太明顯區別。

    要說有區別的,大概就是他那身清寒冷冽的氣質,在結婚之後,沾染了凡間氣息,變得溫和儒雅了不少。

    但並不代表他就變得好說話了,溫潤中透著幾絲冷清的氣質,反而莫名變得更有威懾力,給人一種笑面虎的感覺。

    一節課講到一半時,放在台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了。

    安翊笙掃了眼手機屏幕,是“梟狼”一位老友打來的。

    他拿起手機做了罷手的動,對台下的學生說,“抱歉,我接個電話。”

    走到走廊外,將電話接起︰“什麼事?我在上課。”

    “我們老大連城燁受了重傷,情況很危急,請你立刻趕來我們bu。隊一趟!”手機那端的人語氣無比焦急說道。

    一年半前,唐聿城正式將“梟狼”交給後起之秀的連城燁,退至幕後,如今是半退休狀態。

    “知道了。”安翊笙掛掉電話,走到教室門口淡聲說,“同學們,緊急狀況,今天的課就暫時上到這里。”停頓一下,他朝某個位置招了招手,“小歌兒,出來。”

    教室最中間的位置,一個漂亮女孩兒迅速站起來,離開座位,小跑到他面前。

    “舅舅。”

    “邊走邊說。”安翊笙快步朝樓梯走去,邊解釋,“連城燁听說過嗎?”

    “嗯,听父親提過幾次,沒見過。”唐安歌輕輕頷首,嗓音清冷低柔,很是好听。

    “听說他受了重傷,“梟狼”的軍醫隊束手無策,叫我趕過去一趟。”安翊笙對這個外甥女很有耐心,就跟對她母親一樣,“一會兒舅舅做給他做手術時,會給你講解,你一邊給舅舅搭把手一邊記知識點。不過記不住也沒事,舅舅做的每一場手術,都會有錄像。”

    安翊笙對自己出神入化的醫術並不會有所保留,這些年也陸續教出過不少得意門生,還有幾個進了r國科學院。

    但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學生超越他的。

    但在不久的將來,就未必了。

    小歌兒是他教學近十年來,見過最有天賦的學生,沒有之一!

    現在安翊笙決定用全部心血來培養這個醫學天才的外甥女。

    自從小歌兒回歸唐家,尤其被安翊笙發現了她的天賦之後,有時遇到唐聿城,安翊笙會忍不住刺激一下唐聿城,說原來小歌兒小時候那麼喜歡他,是因為他們的天賦是一樣的,惺惺相惜。

    然後,就能看到兩個五十多歲,依舊生龍活虎的男人打起來,旁人不敢拉架的畫面……

    從北斯城醫科大學到郊外的“梟狼”陣營,正常車程要一個小時左右。

    因為情況緊急,安翊笙飆起車來絲毫不比十八九到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遜色,闖紅綠燈、超速,將一個小時縮短為二十分鐘。

    他的老友陳忠澤已經在守衛森嚴的大門口恭候多時,遠遠听到引擎聲,立刻讓守衛開門。

    等安翊笙從車里下來,陳忠澤語氣凝重說,“老大在執行任務時,胸膛中了一槍,那顆子彈的位置很危險。其他醫生只能暫時采用延續生命的急救措施,卻不敢貿然動手術。”

    現在的“梟狼”老大,是前任老大唐聿城用心栽培了四五年的,如今才上任了一年半,萬一有什麼差池……

    安翊笙听完傷情,腦海中很快有了搶救方案,並簡單地跟唐安歌說了一下。

    各自消毒、換好無菌手術服進入手術室,安翊笙開始一邊做手術一邊給唐安歌講解手術知識點,並且舉一反三講別的例子。

    這個手術難度還是挺大的,手術進行了很長時間。

    取子彈時,連城燁胸腔里的鮮血突然迸射出來,濺到了安翊笙的手術服上,也濺到了唐安歌的手術服、白嫩的小臉上,還有一滴血飛濺進了眼里,視線一片血紅。

    唐安歌不禁倒吸一口冷氣,瞥見舅舅始終淡定,仿佛這是不值一提的小狀況,很快也跟著冷靜了下來。

    手術進行到尾聲,準備縫合傷口時,唐安歌口袋的手機響了起來,安翊笙暫停講解,講太久口渴了,讓旁邊的醫護人員喂他喝了一大口水。

    唐安歌的右手被昏迷在手術床上的男人緊緊抓著,左手不太利索地拿出手機。

    “是父親打來的。”她說了一聲,將電話接起,主動解釋,“爸,我跟舅舅在“梟狼”的手術室,遲些手術結束了我再給您回電話。”

    “好的。剛才司機去學校沒接到你,就向我報告了。等手術結束,讓你舅舅帶你吃大餐,再讓你舅舅把你安全送回唐家。”

    “嗯,知道了。”

    掛了電話,唐安歌將手機放回口袋里,繼續听她舅舅給他講解手術相關知識。

    很快手術成功了,安翊笙長舒了一口氣,跟旁邊的軍醫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

    “小歌兒,舅舅帶你去吃飯。”

    安翊笙想拉外甥女離開手術室,不想發現寶貝外甥女的小手,被昏迷在手術台上的男人緊緊抓著,都泛青紫色了。

    他臉色一黑,直接拿了一根注射器針頭,往連城燁的手掌扎去,緊握的手頓時松開了。

    一旁的軍醫見狀,緊張喊了一聲,“安醫生!”

    安翊笙覺得不解氣,又用力打了掌連城燁的手。

    “舅舅?”唐安歌還是第一次見她舅舅如此生氣。

    “他佔你便宜!”安翊笙咬牙怒道,“小歌兒,我們走了。俗話說防火防盜防狗男人,遲些舅舅教你一招防身術,一根銀針讓他變廢物。”

    “好的。”

    沉迷學醫無法自拔的唐安歌點了下頭。

    安翊笙給溫平笙打了個電話,解釋今晚也沒辦法回家的原因。

    然後帶唐安歌在外面吃完飯,之後把唐安歌送回唐家,他又趕回“梟狼”了。

    連城燁只是暫時從死神手里搶救回來,隨時都有可能再被死神帶走;若出現危險狀況,可能幾分鐘人就沒了。

    危險期沒過,他得守著。

    至于連城燁受了重傷快死了,還不忘佔他外甥女便宜的事,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