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誘妻入室:冷血總裁深深愛思兔_ 第2956章,傅瑾城篇1026 木子書屋

第2956章,傅瑾城篇1026

    如果她不合,她將會損失一大筆錢。

    所以,這兩條路,哪怕是傻子,高韻錦都知道應該怎麼選的。

    高韻錦心里已經有了思量。

    確實,如果說今天早上給她來電話的人只有張總,說不定她還真會答應。

    但是……

    但有個何總存在,她也沒有說很放心,誰知道何總會不會跟這個張總一樣的做法呢?

    張總看了她一眼︰“高總你可以慢慢考慮,不急的。”說著,看了下時間︰“我還要打個電弧,我一會回來,您先坐一會。”

    張總離開之後,高韻錦坐在原地等。

    過了十多分鐘,張總還沒回來。

    她到這邊來,已經喝了很多杯咖啡了,就問了人,去了一趟洗手間。

    她去的洗手間,是張總公司的員工洗手間。

    高韻錦剛進去,隔壁就有人出來了,很快外面就響起了談話聲,“對了,不是說我們公司不打算跟京城那邊的高總合了嗎?怎麼老板忽又改變主意了?”

    接著,高韻錦听到了一個有點熟悉的聲音說︰“這個是內幕,我也不知道。”

    高韻錦愣了下,想了下,發現對方似乎正是那張總的秘書。

    “哎呀,你跟張總什麼關系我不知道嗎?這公司里的大事哪有你不知道的?”那人恭維一番後,壓低了聲音︰“听過就忘記,絕不外傳,我你還不放心嗎?”

    可能是料到對方不敢外傳,那張總的秘書也松了口︰“具體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昨天晚上張總接到了個電話。”

    “電話?什麼電話?誰的電話?”

    “h市的孫總的電話。”

    “h市孫總是誰?”

    張總的秘書也猜到對方不知道孫總是誰了,神色得意道︰“h市雷家現任當家人雷運的左膀右臂孫總。”

    對方立刻反應過來︰“你是說——”

    “噓。”張總的秘書做了個噤聲的姿勢,“明白就好,不用說出來的。”

    “知道知道,你放心……”

    聊著聊著,外面的聲音變小了,兩人離開了洗手間,洗手間里登時一片安靜。

    高韻錦卻愣坐在洗手間,久久沒動。

    在剛開始張總和何總聯系她的時候,她其實也有想過,會不會是傅瑾城那邊想要幫她,所以放消息出去,他們才會主動找上她。

    但在見到張總那副高姿態後,她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就算她跟傅瑾城感情變了,傅瑾城也不至于要這樣耍她,所以,如果真的是傅瑾城主動想幫她,那張總也不會是這副態度。

    她正是因為想到這一點,才會以為是傅瑾城和雷運吵架了,才有了今天張總和何總聯系她的事。

    如今看來,她還是太天真了。

    原來,這些都是雷運的手筆。

    一時間,高韻錦腦子閃過許多思緒,久久沒能回神。

    一直到好久之後,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才茫然回神。

    電話是張總的秘書打來的,對方的態度跟張總差不多︰“高總,您這是走了嗎?”

    “沒有,我剛來了趟洗手間,我一會就出去,還麻煩你跟張總說一聲。”“洗手間?”張總的秘書想起自己不久前在洗手間里說過的話,有些心慌,但听高韻錦這麼說,她好像是剛去的洗手間,而她從洗手間里出來都二十多分鐘了,高韻錦沒理

    由會在洗手間里呆這麼久。

    想到這,張總的秘書就放心了下來,“行,不過你得快一點,快到飯店了,我們張總他還約了人吃飯,可不能耽誤了。”

    高韻錦︰“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高韻錦整理了下思緒,離開了洗手間,回去了待客室。

    張總可能真的是在趕時間,她回去待客室的時候,張總已經在里面了。

    看到她回來,神情卻有些不耐煩,“高總怎麼離開這里也不打個招呼,我還以為高總一聲不哼的離開了呢。”

    他是想壓榨高韻錦,拿到最大的利益,但孫總可是給他下了任務的,不管如何,他都得跟高韻錦把合約給簽了。

    他也料定高韻錦會跟他簽約的,誰知道跟人聊個電話回來,人卻不見了,他還以為高韻錦養尊處優多年,受不了這個委屈,已經離開了。

    可把他嚇死了。

    因著這一頓驚嚇,張總對高韻錦的態度更加傲慢了幾分。

    高韻錦眼眸微閃︰“抱歉,我看你好像很忙,您秘書也不在,不知道找誰,才——”

    “我知道了。”自己秘書辦事的態度是根據他的態度行事的,他自己也知道,他趕時間,直接打斷了高韻錦的話︰“這都半個多小時了,不知高總考慮得怎麼樣?”

    高韻錦直接說︰“抱歉,我覺得你給的這個條件,我沒辦法跟你合。”

    張總臉上微變,但也不慌,只是認為高韻錦是想借此提價而已。

    他從容道︰“買賣的事講究的是你情我願,既然高總認為這個價格接受不了,張某也不能強買強賣,希望我們以後能有機會合。”

    高韻錦起身道︰“那當然。打擾了,張總。”她起身得干脆利落,而且還有立刻要走的意思,張總看她似乎還真的有不打算跟他合的意思,他心里登時有些慌,不過他很快就穩定了心緒,笑道︰“不過,如果高總您

    想好了,歡迎您來找我繼續談,我隨時歡迎。”

    “那就謝謝張總了。”高韻錦笑了笑。

    她沒把話說死,那張總就以為是還有可能的意思,張總自己也放心了下來,笑了︰“那你慢走,我這邊還有點事,怕是不能送你了。”

    “沒事,張總您忙您的,我先走了。”

    高韻錦跟他客套完了,一刻也沒多留,轉身就離開了。

    正如張總的秘書所言,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夏天的g市,太陽尤其毒辣,高韻錦站在外面等車,太陽烤得她腦袋發昏,上了車,吹了一會空調之後,她精神才好一點。公司的事她不是很放心,也不想自己一直想著傅瑾城和雷運的事,她給自己的秘書撥了個電話過去,問了一下公司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