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寵婚撩人︰腹黑老公誘妻成癮思兔_ 第2243章雙生花︰大結局上 木子書屋

第2243章雙生花︰大結局上

    ,最快更新寵婚撩人︰腹黑老公誘妻成癮最新章節!

    第2243章雙生花︰大結局上

    喬崢的命運實在坎坷。

    受過的磨難,多的數不勝數。

    她真的很心疼他。

    “媽……求求你了,讓我陪著他最後兩年。”清歡道,“等送走了他,我保證會回家,安安心心的陪在你跟我爸身邊。”

    清歡滿臉懇求。

    葉簡汐鼻子抽動了幾下,紅了眼眶︰“你這個傻丫頭,怎麼總那麼心軟呢。”

    喬崢可憐。

    但她的清歡,何嘗不可憐呢?

    有時候,她寧可清歡狠心點。

    也不希望她跟喬崢再有任何瓜葛。

    “媽,你不是常跟我說,傻人有傻福嗎?我相信,一定會一切都會峰回路轉的。”清歡擠出了一絲笑容道。

    葉小西摸了摸她的腦袋,道︰“你再讓我考慮考慮吧。”

    “好。”

    清歡投入母親的懷抱里。

    沒再說話。

    ……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葉簡汐都沒給清歡明確的答復。

    而清歡本來也不著急。

    耐心的等著。

    可傅靖安等不了,見清歡遲遲沒給回復。

    他假裝再次犯病,住進了醫院。

    而這次……

    清歡實在不忍心,下定決心,給父母留下了一封信。

    偷偷地帶著傅靖安,飛去了他想去的馬爾代夫。

    在那里——

    傅靖安邊假裝接受治療,邊向清歡得寸進尺的懇求,與她舉行婚禮。

    醫生在傅靖安的授意下。

    佯稱傅靖安治療效果不佳,只有三個月的壽命了。

    清歡最終妥協。

    在當地的一家教堂里,跟傅靖安舉辦了簡單的婚禮。

    之後的三個月……

    她始終寸步不離的守著他。

    期間——

    傅靖安好幾次想跟她發生親密的關系。

    清歡都拒絕了。

    她對眼前的‘喬崢’沒有任何感覺,大多數記憶,也仿佛如花隔雲端。

    所以,每次他親近,都會排斥。

    傅靖安本想生米煮成熟飯,再帶以寧回家,向眾人公開自己的身份。

    如今計謀不成,愈發暴躁。

    時不時地還發脾氣。

    清歡以為,他是臨近死亡,才會這樣。

    愈發包容他。

    ……

    當兩人的矛盾愈發深刻時——

    方樂蓉偷偷尾隨來了馬爾代夫,把傅靖安邀了出來,嘲笑道︰“你費盡心思,甚至不惜把自己搞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偽裝成其他人,同她結婚,可最終,不是什麼都沒得到嗎?”

    “傅靖安,你輸了。認了吧。”

    方樂蓉唇角微微上揚,滿是嘲諷。

    傅靖安喝完酒杯中的酒,瞪著通紅的眼楮,揪住她的衣領道。

    “你給閉嘴!”

    “我偏不……傅靖安,明明我才是陪伴你最近的那個人,為什麼你眼里始終沒有我,只有她呢?”

    方樂蓉一臉絕望。

    她始終在等傅靖安回頭。

    可等來的卻是他與清歡結婚,這讓她怎麼受得了?

    “滾!”

    傅靖安不想再跟她多言。

    粗暴的低吼。

    方樂蓉被嫌棄至此,卻依舊留在原地。

    傅靖安一杯接著一杯酒,不停地喝。

    喝到醉醺醺時……

    他站起來,踉踉蹌蹌的往外走。

    方樂蓉站起來,默默地跟在他身後。

    不知道過了多久……

    傅靖安停在了酒店跟前,吐了個昏天黑地。

    方樂蓉上前,把渾身酒氣的他,拉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耐心的幫他洗漱。

    之後,將他扶到了自己的床前。

    望著他的容顏,躺在了他身邊。

    ……

    第二天,清晨。

    傅靖安發現自己被方樂蓉算計了,氣的將她一腳踹下了床,並且揚起了拳頭。

    “你打吧……傅靖安,你只要不打死我,我就敢告訴安清歡,昨天發生的一切。”

    方樂蓉仰著頭,倔強道。

    傅靖安危險的盯著她良久。

    最後,狠聲道︰“方樂蓉,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娶你的,你休想。”

    方樂蓉不說話,默默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傅靖安拉開門,便往外走。

    可在走廊里,恰好撞上了迎面出來的安清歡。

    他神色閃過一抹慌亂。

    清歡看到他,道︰“喬崢,你昨晚去哪兒了?我怎麼沒見到你……今天醫生過來,要給你檢查,也找不到你蹤影。”

    “我昨晚……在沙灘上睡著了……抱歉。”

    傅靖安低聲道。

    “你身體不好,怎麼能去沙灘吹冷風?”清歡指責道。

    “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好吧。那你趕緊跟我去看醫生。”

    清歡拉著他走。

    傅靖安點頭,走到她身邊。

    握住了她的手,滿是幸福的感覺。

    哪怕清歡不肯跟他更近一步,只是陪伴在他身邊,他也覺得得到了全世界。

    他希望……

    這樣的日子,能維持一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