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典韋講故事

    回味一生!劉玉這次真的沒有說錯了。想想第一個承受笑刑的張飛,現在都對羊產生恐懼。

    呂蒙可以斷定今夜是他一輩子都難以忘記的夜晚。他被一只羊給弄得死去活來,要是換在以前,說出來誰會信啊。而且是個人都想不出用羊來審問,偏偏效果還那麼的出奇。

    呂蒙已經笑得直喘氣了,感覺自己身體就快要崩潰了。

    見此情景,劉玉舉起了一只手,示意典韋停止。

    典韋立馬就將舔著呂蒙腳底板的羊給拉走了。被拉開之後,那只羊拼命地向前伸,仿佛無法放棄了那麼甜美的腳底板。

    腳底板的奇癢難忍消失了,呂蒙重重地呼吸了一口氣,如同獲得了新生。

    “怎麼樣?現在想清楚了沒有!剛才朕就說過,你要是後悔的話還來得及。偏偏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這又何必呢?”劉玉對著呂蒙說道。

    “你…你…還是別費口舌了!”呂蒙喘著粗氣,斷斷續續地說道“吾呂子明是不會背叛主公的。”

    劉玉好奇地問道“沒有想到你真的是一個忠臣。不過朕很好奇,你之前是孫權的心腹,怎麼突然間又跟隨了孫策了?你口中的主公究竟是孫策呢還是孫權呢?”

    呂蒙沒有說話,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必要說太多。

    劉玉並沒有輕視呂蒙,倒是認為呂蒙選擇孫策,更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無論出自什麼原因,在東吳,孫策無論在權勢和個人魅力上都比孫權要強。劉玉不是在貶低孫權,只是他認為東吳要是再孫權的手中會比孫策更加容易對付。這也是為何劉玉要花大力氣將孫策給暗算了,可惜功虧一簣!今夜,劉玉也想知道究竟是什麼人把孫策和周瑜給救回來!這個問題,劉玉相信呂蒙一定知道!

    “朕還是習慣給你一次機會。要是你不說的話,那朕只能心狠手辣了。”劉玉很是平靜地說道。“你還是珍惜朕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哦。”

    呂蒙沒有回話,他現在需要保持體力,待會可以多承受一下這個刑罰。

    劉玉見呂蒙不肯答應,于是對典韋說道“繼續!”

    典韋二話不說馬上又在呂蒙的腳底板涂抹上蜂蜜,把拉住的羊給放開。劇烈的笑聲又開始了!

    呂蒙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他真的很想死。呂蒙狠下心來,準備咬舌自盡了。

    可能是猜到了呂蒙的想法,典韋直接撿起了呂蒙自己的臭襪子,直接塞進了呂蒙的嘴巴之中。

    這個舉動讓劉玉大為滿意。

    而曹操就是眉頭大皺,這樣會不會太過傷人了。

    呂蒙有點絕望了,這簡直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哪怕被堵住了嘴巴,但呂蒙還是不停地笑著。最後可能由于供氧不足,呂蒙直接暈了過去。

    “不會是死了吧。”典韋用手指放在了呂蒙的鼻子間。

    劉玉對典韋問道“惡來,呂蒙沒死吧!”

    “回陛下,呂蒙是暈過去了!”典韋回答道“要不要把他給潑醒了,繼續用刑?”

    劉玉感覺要是把呂蒙這樣給弄死了,那想要知道東吳一些機密的事情就完了,于是說道“不必了!就讓他暈著吧。等明天天一亮就繼續行刑!”

    典韋堅定地點頭,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新刑罰了,不用出多大的力氣,卻可以讓人痛不欲生。

    劉玉站了起來,對曹操說道“孟德,咱們走吧。惡來,你留下看著呂蒙!”

    曹操當然也不願意在這里久待,于是跟著劉玉的腳步離開了。

    走出了監牢之後,曹操對劉玉問道“伯玄,你究竟想從呂蒙的口中得知什麼?”

    曹操從剛才的情景就可以看出呂蒙絕對不會出賣孫策,繼續審問下去也沒有什麼結果。不過劉玉卻是很堅持,曹操才會有這樣的詢問。

    劉玉說道“還記得當初孫策和周瑜中毒的事情麼?就是朕派人去干的。那些毒藥,連朕這邊都沒有解藥,東吳那里卻有人幫孫策和周瑜,甚至還讓他們兩人痊愈了。這件事情,朕要是不知道,這心里面很不舒服。”

    曹操就知道孫策和周瑜中毒的事情是劉玉派人干的,可他沒有想到劉玉用毒居然是沒有解藥的,這心腸是不是有點歹毒了。要是以後劉玉對哪個大臣不滿意,再用這種手段來,那就不好了。

    也就是在曹操面前,劉玉才敢把這話說出來。

    劉玉察覺到曹操的神色不對,說道“孟德,你是不是覺得朕有點歹毒了?”

    “確實!”曹操沒有隱瞞,直接說道“下毒這種事情,實在是有點過分了。”

    “過分麼?”劉玉看了一下天空,說道“朕倒是覺得不過分!大漢天下亂了好多年,朕也奮斗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才到了可以一統的時機,若是以婦人之仁而錯失,讓黎民百姓繼續忍受戰火的煎熬,那才是真正的殘忍和過分。如果不是孫策和周瑜醒過來,現在你估計已經在吳郡城中了。”

    曹操有點理解劉玉,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劉玉貴為天子,承受著無比倫比的壓力。整個天下現在就剩下東吳,還有牆頭草的交州。東吳不滅亡,談何天下一統。要是曹操在劉玉的位置上,估計會做得比劉玉更加歹毒。只是現在的曹操無法體會那種感覺了。

    劉玉拍了曹操的肩膀,說道“為了這個天下,你我都付出了很多。就剩下最後那麼一段路程了,朕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就算是天下人都說朕殘暴,朕也無所謂。反正天下一統之後,朕也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曹操微笑地說道“你想得倒美!戰亂結束之後,還有一大堆的恢復民生的事情,你想休息啊,除非你駕崩了。”

    “駕崩?你是巴不得朕早點死?”劉玉把臉一沉,曹操這樣會把天給聊死的。

    曹操也不怕劉玉發怒,輕笑道“之前休息得不錯的天子,似乎是你的父皇啊。”

    劉玉沒有接下曹操這個話頭,反倒是沉默了。因為劉玉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而劉宏那廝,壓根就是一個接盤俠。最後還是死在了劉玉的手中。這個秘密,劉玉會爛在肚子了。

    曹操見到劉玉沉默,還以為劉玉有點傷心,于是寬慰道“伯玄,先皇以去,你莫要太傷心了。”

    劉玉內心都無語了,劉宏掛了,劉玉不知道有多開心,那可是劉玉自己動手的。

    “不提這個了!孟德啊,咱們現在回去好好的計劃一下如何進攻東吳。蔣干已經前往東吳了,即將到來的就是惡戰了。”劉玉說道。

    曹操笑著點頭,和劉玉一起走向了住所,他們兩個今天晚上是不打算睡覺了,奮斗到天亮。

    在曹操和劉玉走後,典韋把呂蒙身上的繩索給解開了,而後就在牢房外面監視著呂蒙。

    “大人,這種刑罰太厲害了。估計是誰都忍受不了啊!”一個劉軍士兵似乎想和典韋套近乎。

    典韋是一個粗人,對于士兵的近乎很是理解,沒有多少架子,說道“這是自然!就連俺,估計也承受不了多久。你們都記住了,日後教育子弟,一定要奉公守法,否則的話,從這種刑罰絕對是求生不得的。”

    “大人教育得是!”幾個劉軍士兵不停地點頭。

    “大人,听說您一直都陪伴在陛下左右,跟隨陛下南征北戰。能不能和俺們說說您和陛下的故事呢?”一個士兵建議道。

    典韋白了這個士兵一眼,說道“俺吃飽了撐著給你們講故事。俺可是看著呂蒙!要是講起來,都快到天亮了。”

    周圍幾個劉軍士兵頓時好奇心大漲。

    “呂蒙那廝都暈過去了,一時半會都不會醒過來。俺們幾個都能夠看著。您可以好好休息一會。順便講講唄。也好讓我等領會一下大人您的威風故事。”一個士兵建議道。

    “這個?”典韋覺得長夜漫漫,劉玉又吩咐他繼續看著呂蒙,找點時間做也是好的。“好吧!你們不會什麼東西都沒有,讓俺白白講故事給你們听吧。”

    “大人,瞧你說的!看看,小的幾個早就準備一些酒菜。就等著您發話呢!”

    幾個劉軍士兵馬上就拿出了一些酒菜。

    典韋一看。好家伙!有酒有肉還有魚,真豐盛啊!

    在這里的劉軍士兵被調過來看守監牢,平時閑著沒事就是喝酒吃肉,這些準備自然是有的。

    給典韋擺好了碗筷,再給典韋倒上了美酒,之後所有的劉軍士兵都拉來了一些凳子,等著典韋講故事了。

    有酒有肉,典韋也不好拒絕了,美滋滋地喝了一碗酒,典韋潤了一下喉嚨。

    “俺和陛下這麼多年來的故事太多了!也不知道從何說起。”典韋還真的不是一個講故事的料。

    一個劉軍士兵建議道“大人,不如就說說你是怎麼樣和陛下相遇的!”

    “是啊!”其他人也是附和著,他們對于典韋和劉玉之間的相遇很是向往。

    典韋砸吧了一下嘴巴,而後說道“也行!當年是這樣的。俺呢,當初在家鄉犯了點事情,于是就帶著妻兒跑到了洛陽地面上。可這老天爺不長眼啊。俺的媳婦居然病倒了,俺的盤纏都用光了,這媳婦日漸消瘦,俺心里看得疼啊。”

    听到這一點,周圍的劉軍士兵紛紛表示典韋是一個好男人,懂的疼人,不多見了。

    “俺就這麼一個媳婦,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病死了。要不然俺就不是一個男人了。所以俺心中一發狠,拿著兵器就在薄縣專門找有錢人劫道!但這次劫道卻是出現了意外。俺居然和陛下相遇了。”典韋回憶著以往的種種。

    一個劉軍士兵驚訝地說道“大人,您把陛下給劫道了啊!”

    其他的臉色都綠了,典韋實在是太大膽了。

    “是啊!不過俺倒是被陛下給制服了。最後陛下知道俺的事情,出錢給俺媳婦治病,又給俺安排營生,俺當時覺得這輩子就跟著陛下干了!所以這麼多年來,就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典韋倒是沒有隱瞞自己對劉玉當年的不敬。

    其他人對于典韋和劉玉之間的相遇很是向往,他們要是活不下去了去劫道,百分百是遇不到典韋這樣的情況。只能說這是命,典韋的命好啊!誰能夠想到隨便劫道,就遇到了明主,還隨著飛創騰達起來啊。

    同樣是人,差距還是很大的。

    “接下來的日子,俺就一直跟在陛下身邊,發生了很多事情。”典韋繼續將自己的故事說了出來。

    典韋把自己和劉玉在洛陽做的一切,比如說懲治惡霸、與曹操、袁紹、袁術的故事、前往雁門、討伐胡人等等,一個接著一個都說了出來。

    幾個劉軍士兵听得直入神,有一兩個直接將自己代入故事之中,仿佛自己就是跟隨在劉玉身邊的勇士。

    典韋一邊喝酒吃肉,一邊把故事用自己的方式說出來。

    在外人听起來,典韋的用詞很是粗鄙,但卻可以瞬間秒懂。

    然而典韋不知道的是,其中有一個士兵把典韋今晚說的故事都記下來,而後在晚年的時候將其講給了自己得孫子听。而他的孫子也是一個妙人,經過自己的加工和調查,寫出了一本書叫做《神武秘史》,成為後世各種影視的題材。

    在典韋講故事的時候,呂蒙已經甦醒了過來。他也听到了典韋說的一些故事。

    可呂蒙完全沒有心情去听典韋的故事,而是想著自己要如何逃出監牢。如果被劉玉繼續用笑刑用刑下去,呂蒙相信自己一定會笑死的。那種死法,呂蒙根本就不想,他更喜歡自己是死在沖鋒上。

    “嗯,看來只能搏一搏了!”呂蒙從自己的衣袖角落弄出了一個藥丸,而後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沒過多久,呂蒙就閉上了眼楮,仿佛死了一般。

    而沉浸于講故事的典韋和劉軍士兵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scrpt>();</scr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