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3章 家族疑雲(139)

    “呵呵,自然是有關系的,讓大師給你解釋一下吧。”我笑了笑說道。

    空相微微一笑說道︰“天鶴道長說的沒有錯,他之所以提起木乃伊,確實是因為木乃伊和這些人皮有許多的相似之處,我剛才知道了木乃伊的制方式,也就明白了這人皮是怎麼制出來的了。”

    “木乃伊和這人皮有關系?”法相一臉茫然,我顯然是不明白空相的意思,更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是的,有很大關系,關鍵就在木乃伊掏空腦髓的那一步。”空相提醒道。

    法相沉思了片刻,突然眼楮一亮說道︰“我……我明白了,您是說這人皮的制也是這樣,有人用什麼辦法,把這人的血肉骨骼全部融化掉,唯獨留下了一張人皮,所以才能剝出這麼完整的一張人皮對不對?”

    空相贊賞的點了點頭說道︰“孺子可教,你猜的不錯,這人皮正是用這種辦法制的。

    據我所知,邪派之中,消骨噬肉的方法不少,每一種方法都能達到這種效果。

    施術者只需要在這些人的皮膚上做一些手腳,比如說用一些特定的咒文來保護皮膚。

    就能夠只消融骨骼血肉,而不傷害到皮膚,等到骨骼血肉徹底融化之後,再把殘渣清理干淨,就能夠制出這樣的一張完整人皮了!”

    空相的解釋非常到位,他用最簡單的話,把事情表達的清清楚楚。

    不得不說他的水準真是太高了,居然這麼幾句話就能把意思表達的這麼清清楚楚。

    難怪別人都說名師出高徒,如果老和尚收徒弟的話,他的徒弟肯定進步非常快。

    一般人要用幾百字來解釋的問題,他簡單一句話就能說清楚了,這的確需要水平。

    其實他的話很簡單,甚至可以說我也會說,可如果讓我來解釋這個問題,我肯定不會像他這麼簡潔,語言組織方面,他比我強太多了。

    這就是實力的差別,也是對天地大道感悟程度的區別。

    法相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原來你們說的是這個意思。

    我還真笨啊,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就是想不通,可是這種方法也太殘忍了。

    如果被剝皮的人已經死了那還好,最多也就是殘忍了一點點。

    可要是對方是活著被活剝人皮,那就太殘酷了!”

    “的確非常的殘酷,不過你肯定听說過蜘蛛怎麼進食的吧。”我開口說道。

    “蜘蛛?”法相立刻想到了什麼說道︰“蜘蛛,我知道,蜘蛛是先撕開獵物的身體,然後把消化液注入獵物體內。

    這些消化液會把獵物的內髒全部消化成液體,然後蜘蛛再把這些消化過後的液體吸食出來。

    哦!我明白了,道長您是說被這種辦法殺死的人,或許不會感覺到痛苦。

    很可能他們被溶解之間,已經被麻醉了,感覺不到痛苦,是不是?”

    沒想到法相這家伙還挺聰明的,他說的一點都不錯,我就是這個意思。

    這些人皮非常完整,皮膚根本就沒有擦傷的痕跡,光從這一點上來看,就足以證明這些人在死前沒有經歷過掙扎。

    如果沒有被麻醉,在血肉骨骼融化之前,肯定會非常痛苦的。

    人在痛苦的時候,掙扎抓撓,這些都是本能。

    但凡只要掙扎過,皮膚就不可能沒有損傷。

    人的皮膚是何等脆弱,就算是一張結實點的葉子,都可以輕易的刺破沒有血肉骨骼填充的人皮。

    所以我斷定這人死前沒有經歷過痛苦,否則不會有這麼完整的人皮。

    听到法相這麼說,我剛想點頭說是,哪知道老和尚突然插嘴道︰“不,這些人死前是經歷過巨大痛苦的,剝皮的人絕對不會給他們麻醉。

    如果老僧猜的不錯的話,這些人是活活痛苦之死,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肉身融化,只剩下一張薄薄的人皮!”

    听到這話我頓時皺起了眉頭,因為老和尚的這個想法和我猜測的相差太大了。

    “哦?大師你怎麼肯定他們生前經歷過巨大的痛苦呢?

    這些人皮這麼完整,完全不像是經歷過巨大痛苦的。

    如果他們經歷過這種巨大痛苦,又怎麼可能皮膚毫無損傷呢?

    人在痛苦的時候肯定會掙扎,這種融化血肉的痛苦,可是**蝕骨的。

    別說是普通人受不了,就算定力極強的高僧都不可能承受得住。”

    我立刻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說了出來,同時把我判斷的依據也說了一遍。

    空相听我分析完,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嗯,你的判斷其實沒有什麼錯,正常情況來看應該是這樣的,也是很有依據的判斷。不過你忽略了一個問題,這人皮為什麼要剝下來弄成這樣。”

    “為什麼要弄成這樣?”空相這麼一問,我還真的答不出來。

    他說的不錯啊,為什麼這人皮要弄成這樣呢?

    “難道說大師知道為什麼要弄成這樣?”

    空相笑了笑說道︰“老僧也不敢說知道,只是有一個猜測。

    這些人皮如此完整,誰都不會大費周章來弄這麼一個沒用的東西。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些人皮是有用的。

    那麼到底有什麼用呢?以老僧看這些人皮之所以要保持完整。

    目的就是要鎖住這些人的魂魄。”

    “鎖住這些人的魂魄!”我一驚,立刻問道︰“為什麼要鎖住這些人的魂魄就必須用這種人皮呢?”

    “這些人都是活著的時候中的術法,所以他們嚴格的說還沒有死。

    既然沒有死,魂魄就不可能離開肉身,但是他們的血肉已經沒有了。

    魂魄自然就會認為身體已死,一旦魂魄確認了肉身已死就會脫離肉身。

    但是如果人皮還是完好無損的,魂魄就會有一種錯覺,認為肉身還在。

    這樣一來,人皮就可以把魂魄鎖在里面,被害者的魂魄永遠無法離開這皮囊。”

    老和尚這麼一說我立刻明白了,但我隨即疑惑道︰“等等,這也不對啊,這些魂魄應該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的血肉已經沒了,他們沒有理由不知道自己死了的,難道他們察覺到之後魂魄也不能離開這皮囊?”

    老和尚搖了搖頭說道︰“不能,普通人的魂魄太弱,就算知道了也是枉然,他們無法擺脫自己的‘身體’,這就好比要一個普通人魂魄離開自己的肉身。沒有一定的修為和強大的精神力是萬萬做不到的。”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大師你說的對,普通人確實很難辦到這一點。

    就算我讓一個普通人從心底里相信他已經死了,可是要讓他只因為相信,就讓自己的魂魄脫離肉身,那也是萬萬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他的魂魄潛意識感應到肉身還在,魂魄就永遠不可能離開身體,除非有人把他的魂魄攝走,否則是絕對辦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