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我就是如此嬌花思兔_ 番外蕭權(十二)【陸鋒,不喜勿點】 木子書屋

番外蕭權(十二)【陸鋒,不喜勿點】

    “你……你……”

    陸雲虎看著眼前滿臉執拗的陸鋒,眼中通紅,高高舉起的手怎麼也扇不下來。

    他不懷疑陸鋒說謊。

    這些年,不是沒有女子對陸鋒傾心,也不是沒有人替陸鋒說媒,可是他每一次都推拒,甚至對上門說親之人毫不留情。

    他知道自己這個孫子的性情,他如果不是自願,沒人能逼得了他,而如果他一旦認定了,就死都不會放手。

    陸雲虎身子微晃了一下,下一瞬頹然放下了手。

    “你怎麼這麼糊涂!”

    陸鋒緊抿著嘴唇,沒有說話。

    陸雲虎看著他紅著眼︰“你當真認定了他?”

    “認定了。”

    “哪怕你跟他在一起,被世人詆毀,被他人嘲笑,你也不後悔?”

    “我不後悔。”

    陸雲虎听著他的話,整個人仿佛瞬間蒼老了許多,臉色也衰敗了下來,他知道他攔不住陸鋒,更何況……他看了眼陸鋒的腿,緩緩閉了閉眼。

    “罷了,隨你吧。”

    陸雲虎移開眼,轉身就走。

    “祖父…”

    陸鋒看著他略顯佝僂的背影,聲音沙啞。

    陸雲虎听到他的聲音,腳下頓了頓,卻沒回頭,只是低聲道︰“你既然認定了,那就別後悔,無論遇到什麼事情,你都記住你今天的話,我陸家不出負心人。”

    他說完之後,便沒再開口,直接大步朝著院外走去,等出了院門,就見到門外站著的蕭權。

    蕭權的容貌並不算頂好,可一身氣質卻是讓人不容忽視。

    剛才院子里面的那些話,他都听得分明,見到陸雲虎出來,蕭權上前低聲道︰“陸老將軍。”

    陸雲虎神色復雜的看著他,想要開口說什麼,嘴唇動了動卻最終什麼都沒說出來。

    他是不想認陸鋒這段不容于世的感情,可是蕭權能在他傷了腿之後還不離不棄,甚至第一時間去戎邊尋他,冒險將他帶回來,這讓陸雲虎說不出來他半個不字。

    可是他卻過不了心里那一關,無法承認眼前這人,是他孫兒鐘情之人。

    陸雲虎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深深看了蕭權一眼,就直接和他錯身而過,大步離開。

    蕭權看著陸雲虎的背影,神色有些復雜,卻沒有怨懟。

    “阿權……”

    院子里傳來陸鋒的聲音。

    蕭權沉默了片刻,才抬腳走了進去。

    他走到陸鋒身邊,將陸鋒膝上蓋著的厚裘替他朝上拉了拉,卻不想直接被陸鋒伸手摟住了腰。

    蕭權微低著頭,溫聲道︰“怎麼了?”

    陸鋒緊緊抱著他腰身,低聲道︰“不要放棄我……”

    蕭權看著他頭頂的青絲,被他的話說的一愣,轉瞬才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怕他听了陸雲虎的那些話而退縮。

    蕭權心中一軟,伸手輕抱著他脖頸,柔聲道︰“陸鋒,你看著我。”

    陸鋒抬頭,就觸及他明亮的黑眸。

    “我蕭權要麼不愛,愛了就絕不會放手。”

    “我既然要了你,那你陸鋒就是我蕭權的,你的身,你的心,你所有的一切……沒有我的準許,你永遠都別想離開。”

    陸鋒看著他微動的嘴唇,听著他嘴里霸道至極的話,神色有些恍惚,可是剛才慌亂的心卻是突然就安定了下來。

    他對著蕭權的黑眸,仿佛被蠱惑了一樣,下一瞬猛的伸手將他拉了下來,然後用力吻住了他的嘴唇,就好像是捧著最好的珍寶一樣,由熱烈到溫情,勾纏著他的舌尖,在他唇上輾轉舔砥……

    ……

    廖楚修知道蕭權兩人關系的時候,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早在幾年前,蕭權身份被揭穿,然後被陸鋒強行帶進陸府的那段時間里,他就已經有些察覺。

    陸鋒對蕭權用情至深,而蕭權如果對他真的沒有感情,也不會在知道陸鋒受傷失蹤,險死還生的時候,冒那麼大的風險跑去戎邊救人。

    面對著兩人在一起的事情,廖楚修一如往常,沒有露出半點鄙夷。

    “你們接下來準備怎麼辦,是要留在北寧,還是跟我一起回京城?”

    廖楚修問道。

    蕭權開口道︰“我們暫時不回京城,等過幾日,天氣再暖和一些,我準備和陸鋒去四處走走,順便去尋帝心草。”

    帝心草能治療陸鋒腿傷的事情,廖楚修也听百里長鳴說過,此時听到蕭權的話忍不住開口道︰“可是那帝心草早已經失傳,甚至從未曾有人見過,這世間未必能找得到……”

    陸鋒聞言笑了笑︰“得之我運,失之我命,能跟阿權相伴,我別無所求。”

    蕭權心中微暖,看著陸鋒回以一笑。

    陸鋒繼續說道︰“我這半輩子,都在守護大燕百姓,所殺敵軍不下萬數,我本以為我會死在戰場,如今能撿回一條性命,已經知足。往後的日子,我只想陪著阿權遨游山水。”

    “那帝心草如果能尋到最好,尋不到我也不在意。”

    廖楚修听著陸鋒的話,抿了抿嘴唇。

    他知道陸鋒這選擇,未必是真的放棄了戰場,而是在地位權勢和蕭權之間,選擇了蕭權。

    陸鋒的腿未必能治,就算是治好了,只要他還在軍中,只要他還領兵在手,他和蕭權的事情就永遠都難以安寧。

    男子相戀本就不容于世,而蕭權的身份讓他不能高調,陸鋒的位高權重不僅會傷了蕭權,更會讓他成為他人眼中釘子,說不得還會招來宮中猜忌。

    陸鋒是選擇了蕭權,放棄了其他。

    廖楚修沒有再勸,只是說道︰“也好,我會讓黃玉和暗麟跟著你們保護你們安全,等回京之後,我也會想辦法讓陛下答應,下皇榜去尋帝心草。”

    蕭權聞言沒有拒絕,只是笑道︰“多謝。”

    ……

    廖楚修將北寧安定之後,就返回了京中,而蕭權讓他帶了封信給馮喬之後,便留在了北寧。

    等到四月中旬,天氣已經徹底暖和了起來,而陸鋒身上其他傷勢也都恢復如初時,兩人才跟陸雲虎還有百里長鳴告辭,離開了北寧。

    馬車晃悠悠的在官道上行駛。

    蕭權坐在陸鋒身旁,手中替他揉捏著腿上肌肉,免得他長時間不能走動,而讓腿上徹底萎縮。

    他的手或輕或重,從小腿一路按摩了上來。

    那縴細白皙的手指越過他的大腿,落在他腿根附近時,陸鋒呼吸頓時急促了幾分。

    他喉間滾動了一下,下一瞬直接將蕭權拉進了懷里,然後傾身覆上他的嘴唇,在他唇間勾著他廝磨了片刻後,這才有些氣喘的靠近他耳邊,輕咬著他耳垂低聲道︰

    “阿權……”

    “恩?”

    “我愛你。”

    “…我知道。”

    “那你呢?”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