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五十六章 二皇子的無奈

    雲軒瞬間脊背發寒,如墜冰窟,半天說不出一個字。

    沒錯,他,他皇兄,乃至整個雲照國,膽敢侵略懷南,都是因為覺得楊天不會回來,或者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回來。

    如果按照他們的計劃發展,他們會用幾個月的時間徹底掌控整個懷南國,然後將懷南國的國王和太子都帶回雲照國,把他們養在最隱秘、守衛也最森嚴的大牢里。

    到時候,就算楊天回到懷南國,懷南國已經徹底是雲照國的國土之一了,他也做不了什麼了。他最多只能找到雲照國,對雲照國王室動手。

    但到時候,養在大牢里的懷南國王和太子,都將成為雲照國現任國王雲蒼瀾的最後底牌。楊天就算再無情,也不可能不顧懷南國王的性命,強行誅殺雲蒼瀾。

    然而……

    無論是雲軒,還是雲蒼瀾,都沒有想到,楊天居然回來了,回來得這麼快。

    這下雲軒心里就拔涼拔涼了——在聖人面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完全就是刀板上的魚肉啊!“那個……楊天……哦不,楊聖人!楊大人!聖人殿下!”雲軒頓時軟了,道,“這一切都是我哥的命令啊,我只是一個听命行事的人,您就算殺了我,也沒什麼用吧?不如

    留我一條狗命,我……我或許還能幫到您?”

    楊天本來還打算像威脅方雲濤一樣,給雲軒一點實質性的威脅,讓他乖乖就範呢。

    可他沒想到,這雲軒可真是把軟骨頭,他都還沒開口,雲軒就直接服軟了。

    這倒是省事了不少。

    畢竟楊天的確要利用雲軒做不少事,在那之前肯定是不能殺了他的。

    “你說你哥?你哥是誰?”楊天冷聲問道。

    “我……我皇兄就是如今雲照國的國王,雲蒼瀾,”雲軒顫顫悠悠地說道。

    “雲蒼瀾?”楊天挑了挑眉。

    懷南國的國王,叫索滄瀾。

    這雲照國的大皇子,居然叫雲蒼瀾?

    這真不知道是踫巧,還是那雲天河想變著法佔懷南國的便宜。

    “不對啊,雲照國國王,不是雲天壑麼?”楊天道,“我上次見他的時候,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就要退位了的。怎麼這麼快,就把位置給你哥了?”

    雲軒听到這話,愣了一下,有點懵,“那個……聖人,您……您不知道這事?”

    他這一問,倒把楊天也有點給問愣了,“我?我為什麼會知道你們國家的事?”

    “可是……我父皇死去的事情,難道……不是您安排的嗎?”雲軒萬分疑惑道。

    在他看來,楊天現在隨隨便便就能捏死他,所以根本沒必要對他這只螻蟻裝傻、浪費時間啊。所以他才更覺得奇怪。

    “你父皇死了?”楊天微微一驚,“怎麼死的?”

    雲軒看著楊天,從楊天的臉上沒有看出一點虛偽的神色,頓時一臉怪異,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猶豫了數秒,才道︰“您……不是對我父皇用了一種秘術麼,讓他每個月都得派人來懷南取藥,才能活命。我父皇派人來取了一次藥,吃下去了,然後就……就死了。”

    “嗯?”楊天大吃了一驚,“此話當真?”雲軒用力地點了點頭,道︰“當然是真的,這消息……懷南國人或許不知道,但在雲照已經是人盡皆知了。我們雲照之所以如此堅決、急切地對懷南出兵,除了是覺得您不

    會在之外,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這個——因為連國王都死在懷南國手里了,若是不出兵討伐,怕是整個雲照國都會民憤難安,將軍們也會開始不滿的。”

    “嘶——”楊天頓時吸了一口涼氣。

    之前他其實就覺得有些奇怪了。

    雲照國雖然蠻橫,但應該也不傻。如果只是單純為了侵略懷南國,掠奪一些資源,就不惜冒著得罪一位聖人的風險,遠距離大規模的出兵,實在是顯得有些過于草率、猖狂了。這種巨大的風險,和他們所

    能獲得的收益相比,根本是不對等的!

    而現在,楊天算是徹底明白了。

    雲照國這次出兵,原來還有著替國王報仇這一層意義在啊。

    如果是這樣,倒是合情合理多了。

    可是,話說回來,雲天河為什麼會突然暴斃呢?

    楊天離開之前,可是和國王、國師都交代過了,讓他們每個月給雲照國的運藥使者一些無用也無害的假藥丸就行了。這樣的假藥丸,是不可能讓雲天壑死去的。

    除非這藥丸被刻意換成了毒藥,才有可能殺死雲天壑。

    但索滄瀾和國師也不傻——他們留著雲天壑的命,雲天壑就會迫于秘術的威脅,不敢對懷南國造次。而若是雲天壑死了,那懷南國必遭雲照國的憤怒報復。

    所以,他們肯定不會去把這假藥換成毒藥。

    那雲天壑是怎麼死的?

    不科學啊!

    楊天沉默著思忖了數秒。

    隨後,他開口道︰“你父王,肯定不是懷南國弄死的。”

    雲軒听到這話,有點懵。

    他覺得楊天沒必要對他撒謊。

    但是,父王就是吃了懷南國的藥就死了,這不是懷南國害得又能是誰呢?

    于是,他頓了頓,也只能假意逢迎道︰“呃……是,是的,父王肯定不是貴國害死的。聖人您說怎樣就是怎樣。”

    楊天听到這話,也知道雲軒只是在附和而已。但說服他,也沒什麼太大意義。現在還是得以救人為主。

    “懷南國王和太子,被你們關押在哪?”楊天直接問道。

    雲軒顫了顫,道︰“他們……是軍隊方面負責的,我也不是那麼清楚。但我知道肯定在軍隊的統御範圍之內。”

    楊天微微皺眉,道︰“軍隊?你這個二皇子,帶兵親征,難道不應該是最高統帥嗎?還有你管轄不了的事務?”雲軒臉一苦,哆哆嗦嗦地道︰“聖人啊,您有所不知,我……我雖然名義上是帶兵的那個人,但是我皇兄並不放心我,也沒把所有事全部交給我。軍方那邊,主要是大將軍曹平在管著,三十多萬士兵有二十多萬都是他在管轄、調配,軍中事務也是他一人操辦,只向我皇兄負責。而我呢,就管王都之內的這些巡邏兵,還有關押國師的地窖那

    邊的兵力,我手中掌握的人,就只有一個國師而已。至于懷南國的國王、太子之類的,都在曹平手里呢。”

    楊天听完這話,神色頓時更凝重了些。

    本以為抓到雲軒,事情就能輕松很多。可沒想到這新登基的雲照皇帝似乎也知道雲軒是什麼貨色,根本沒把重任交給他。

    這下就沒那麼好辦了。楊天沉默了數秒,問道︰“那你知道這個曹平在哪麼?”